所謂極致

by @Rachel 2020-01-16 23:56:16

import_contacts
林園水塘部

1 人喜歡這篇文章, 瀏覽次數 48

這是本用文字挑弄感官的一本書,或者我該說,是本拓展我們對氣味、色澤、觸感、質地認知與感受的疆界的一本書。
還記得,以前閱讀《日本色彩物語》時,得知日本文化裡有兩百多種可用來描繪色彩的語彙。而各種色彩並不僅僅只是一連串的光譜座落標記,而是反應當時人們的感知能力與表達能力--平安時代的貴族們競相比評的是捕捉季節變化、重現與搭配季節色澤的能力。也因此色彩的運用、疊加、搭配,是有著季節、年歲、身份、場合上的分野。而《林園水塘部》則帶我們看見,除了色澤,貴族間還有以香味重現某種意象的薰物合競賽。而最後得勝的,竟是導入真實味道卻帶有所謂臭味的香氣。一方面,正如渡邊所言的,許多人所用語彙的貧乏所反映的二分性:一切氣味甚或一切現象皆以香或臭、好與壞、好吃和難吃來區分。一開始我一直困惑於為何作者總在描述美景、氣味時,又會書寫狀似干擾、破壞此情此景的尿味、屍體腐敗味,原本以為也許是種害怕圓滿的感受,就像吳明益在《單車失竊記》曾提到的,有一代人總有一種害怕「傷不全」,也害怕「傷圓滿」的矛盾,彷彿所謂的極致和圓滿,後續只能迎來破敗,所以不要圓滿,而是那即將圓滿的狀態為上。但後來,看到渡邊熱衷於找出種種美麗間的小小缺憾,不是來自於害怕未來的惡運,而是來自於這點脆弱才使整體更顯珍貴。所以整體的香味必須加上一道美雪所謂的真實氣味來調和。這樣的思考對我而言,十分的新奇--那由於不完美所帶來的極致,也許是對於許多抱有完美主義處世的人的一種解方與觀看世界的角度。
這本書起於勝郎的死亡,終於美雪的亡逝。在這一段美雪護送鯉魚的路途,種種意象不斷交錯疊合,其中有的意象是作為對比存在,有的卻互動表裡:美雪童年時對於島江火災的印象,再到入京後遇見的火災,那灼傷的舞者卻被人以為正在舞蹈;奪去美雪父母的豌豆瘡,再到渡邊對於口水的迷戀;女貴族描述對她認為是天皇的記憶時的對於地震的印象,再到美雪回到島江、遇上地震之際緊抱著樹的反應;美雪透過想像獲得高潮,而渡邊也幻想著成為草壁所騎的馬匹;昭義貞子被武士掌摑,再到美雪被草壁所打的巴掌等等,貴族與平民、京都與島江並無太大分野。再加上一路上回憶與現實不斷的交錯,總有種在月光下閱讀的朦朧感受。我們看著美雪跟著對勝郎回憶和想像,走過他曾走過的路途,她走的並不是一場告別和放下之旅,也不單單只是為了完成任務,她是勝郎靈魂的螢火蟲,透過這段路途和勝郎交疊,短暫點亮最後的島江與京城,然後悄無聲息地,化作難得一見的黑色鯉魚死去,也帶走那驚動天皇的香味裡,最後一絲的氣息。


使用留言回覆功能,請先登入啟明會員

確定要刪除這篇評論?

點擊確認後這篇評論將會永久刪除。

喜歡這篇評論的用戶

請先登入啟明會員

點此註冊

email


lo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