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發》超越痛苦,前進自由

by @邏輯貓 2019-07-04 18:25:57

movie
出發 Run for dream

0 人喜歡這篇文章, 瀏覽次數 69

 
人生中最困難的狀況,
是伸手不見五指,聽著風聲與各種動物的叫聲,累極了卻因恐懼而無法入睡嗎?
跑了數十小時,腳腫、膝蓋痛、腳趾上還有大水泡,但還是得繼續前進嗎?
在酷寒、氣溫極高當中,感到呼吸困難,面臨死亡威脅嗎?
失去心愛的寵物、在乎的一切,在艱困的環境中感到孤獨無以為繼嗎?
擔心過去的付出一切努力都化為烏有,不甘心中途必須放棄嗎?
這些全部都是《出發》陳彥博人生中所經歷的大部分的狀況,
但為什麼要繼續?如果過程都是這麼煎熬痛苦?

《出發》在高雄場次超少,昨天(6/6)只有兩場,可能是新聞效應,晚上唯一一場十點半的場次居然客滿,第二天唯一一場是早上九點,也是將近滿座,《出發》上映的時段,都不是一般人看電影的場次(誰晚上十點半、早上九點會想要看紀錄片?),到現在我還是不理解發生什麼事。《出發》從五月底上映,以運動要主的題材,原本就不大引人興趣,以為兩星期就該下檔,過了一個月,一直到七月初都還在上映,這部電影細水長流的生命力大概也跟故事主人翁一樣頑強吧!
.
一開始的鏡頭是陳彥博在雪地裡行走,不像跑步,但也許極地馬拉松跟我們想像的不一樣吧!那是光要在那裡生存也很困難的運動,本片有很多大景很美,亂彈阿翔的配樂很激勵,有很多陳彥博自己內心的獨白,其實不太像紀錄片,你看不到導演的觀點,但你會看到主人翁陳彥博在跟自已對話,人格分裂似的有些刻意,不叫紀錄片也很奇怪。許多鏡頭取景很花俏,艱難的氣候下要這樣呈現,可想而知拍攝團隊很辛苦。

世界四大極地超級馬拉松巡迴賽為四大艱難地型,除南極外其餘3個賽事每年舉辦地點不同,例如蒙古戈壁沙漠、智利阿他加馬沙漠、納米比亞沙漠、埃及撒哈拉沙漠等地,選擇四地各進行七天六夜總距離250公里的挑戰,堪稱地球上最痛苦賽事。 在首3站完成其中2站比賽的選手,才有資格參加在南極舉辦的比賽。冠軍的計分方式,是以當屆南極完賽者在四大賽事的積分總和排名。此外,若能在同一日曆年內賽事完成四大極地賽參加者,則稱為大滿貫總冠軍。

陳彥博這次參加的賽事從50度以上高溫的撒哈拉,到零下30度以下的南極酷寒氣候,天氣狀況帶給選手身心相當大的折磨,也可能一個不小心就喪失生命,這也是四大極地賽困難之處。
其中戈壁沙漠的賽事中,面對著50度的高溫,那場也是彥博父母在終點,期待要迎接他拿下勝利榮耀的場次,不知道是不是心理上有壓力,陳彥博一度產生熱衰竭還有血尿的情形發生,在完賽前體力透支倒下,這時他情緒瞬間潰堤,不斷哭喊著:「我不想輸」,最終強忍著痛苦完成比賽,但名次掉到第五的壓力仍然沉重的向陳彥博撲來。

戈壁沙漠比賽結束後,也讓陳彥博心中產生陰影,對自己的身體狀況不再有把握,花了一段時間重新建立自信,這種心情與矛盾,發現自己原來是這麼脆弱,什麼也掌握不住,相信熱愛運動的人都心有所感。
.
影片中也紀錄了瑞士選手在戈壁沙漠一賽中扶著陳彥博一路前進,在阿他加馬沙漠跟日本選手一起牽手衝過終點的畫面,運動家互相幫助、永不放棄的精神相當糾心感人。
.
我覺得人生沒有什麼是準備好的,永遠會遇到困難,問題是能不能堅持到最後,雖然過程中每一刻都想要放棄,咒罵自己跟老天爺,但是每當渡過一次難關,就會發現生命底層又豐厚很多。說到底,優秀的運動員除了具備紮實的技巧之外,最重要的還是心理素質、抗壓性。影片中有出現好幾次戳破腳底水泡的鏡頭,看起來觸目驚心,但卻讓我想到,這些來自世界各地的運動好手,他們熱愛的、用盡生命投入的馬拉松運動,從來就不是在比「快」,而是在比耐力,更何況是在極地的超級馬拉松,這些選手到底比評的,是「榮耀」?還是「個人成就」?「夢想」?

這對於人生中大部分時間都在跑步的陳彥博來說,可能不僅止於此吧!學生時期,在其它人都在玩耍的時候,他拖著沉重的輪胎在海邊訓練,但即使像這樣的挑戰地球上最痛苦賽事的勇者,唯有回到台北的家中、在爸媽身邊聊著生活瑣事,那個平凡的年輕人,好像才是陳彥博應該要有的樣子。
人生同時也是一次又一次的選擇,當你選擇朝向艱難的道路,就無法回頭去比較選擇另一條輕鬆的道路的結果會不會比較好?做為一個運動選手,一向只能盡全力往前進。

在最終戰的南極,在這個平常不會有人前往的地方,南極絕對是一場完全不同的比賽,並不是耐力好就能夠奪冠,還有必須具備許多技術性的技巧、心理技能、判別氣候先決條件下,才有機會獲勝。

在鬆軟的雪地裡奔跑到底是什麼感覺?
那幾乎不能算是跑步,因為鬆軟的雪地每踩下去一步,鞋子、襪子就算是防水材質,也全都會濕,鞋子、襪子全濕之後腳趾受凍,每一步就愈來愈艱辛。在積雪不深、但濕滑的軟雪路面,持續12個小時比賽,乍看輕鬆,卻考驗的是選手的意志力,在落後的焦慮、導致身體快速流失大量熱量,甚至嚴重的低血糖症,隨後更是好幾回合、累積數十小時的競賽,陡上到達頂點之後是陡下的Z字急彎路線,精神上、意志上,極度折磨,甚至夜晚來臨得靠止痛藥才能入睡、又或是徹夜難眠,最最後一天,腳趾受凍、腳發炎的狀況越來越嚴重,腳越來越腫,痛到每一步已經幾乎要崩潰,終於來到最後一圈,堅持到最後一刻的陳彥博沒有每一場比賽都贏,但他每場比賽都是拚盡全力,從來都沒有放棄過。
.
老天爺也是蠻愛捉弄人的,明明是超過70%以上的人生都在從事極限運動、怎麼看都比八成的人健康、年紀這麼輕的陳彥博,還要讓他得咽喉癌,片中也陳述了患病的恐懼,以及不想讓家人朋友擔心、獨自對抗病魔治療的心情,提起這段歷程,雖然說許多人都是為了健康而開始運動,我覺得陳彥博好像不只如此,特別是他有求勝的好強,也有對於自由的渴望,似乎軀體不能困住他的靈魂,唯有在跑步中、在天地之間,飽覽無限風情,他才能感到自由。這些凡人不能達到的成就,是陳彥博想要追求的夢想,患病不能阻止他追夢,也因為歷經這些波折,讓他年紀輕輕,卻已達成一般人達不到的成就、看遍世界美景,擁有不凡的體驗。
.
前一晚沒成看電影,第二天一大早,影城擠滿了許多爸媽帶著孩子們來看早場電影,我想是為了提點孩子們要胸懷大志,也許藉由陳彥博的經歷激勵孩子們勇敢追夢,但孩子們可能要很久以後才會了解,不是人人都需要挑戰極限,其實人生中沒有夢想也能活下去的。殘酷的現實是:我們歌頌夢想,但能力卻有限。過去教科書上教著政治正確的道理:「不努力沒有機會成功。」,但真相卻是:「如果我們相信努力一定會成功,那可能會換來不幸。」

大多數的人終其一生,就像電影《露西》當中提到的,只開發5%的腦力而已,剩下的95%的腦容量都是未被利用、甚至是未知領域,拼盡全力把一件事情做到極致,即便是件小事,並且試圖將影響力帶給其它人,不後悔此生、不問是否成功,以陳彥博的超馬經歷為例,我想這也是《出發》當中想要告訴觀眾的,能窮盡一生去追求、實踐、驗證自己的極限,這是人生中最有幸的一件事,也是一種成功吧!

今年度的紀錄片百家爭鳴,從《他們不再老去》一窺100年前神秘的一戰現場;《我們的青春,在台灣》看見一群年輕人他們用青春寫歷史;《製琴師與他的琴人》伯樂與千里馬的知音相惜;《你的臉+光》體悟自己與他人的人生交會時刻;到《赤手登峰》了解到高手、專家都是經過一萬次練習而來的…。 

我們看見了電影能幫助人們過無法經歷的100種人生,也幫助人們經歷不可能、沒想過去做的事情,過去大家以為的沉悶灰暗的紀錄片,曾幾何時成了照見人生百態最好的窗口,透過導演觀點,相較於劇情片,也許沒有那麼豐富的戲劇特效或是表演技巧,卻是更啟發人們思索,電影中「演」與「眼見為憑」的界限,也不再像過去那樣封閉了,因為有角度與態度,帶來知識與視野,我想是紀錄片的「真實」,與其它片種截然不同的魅力所在。


關於 #如何欣賞電影



2019.4.3|12.8x18.8cm|384頁|啟明出版|安.霍納戴|張茂芸 譯|380元|平裝

現任《華盛頓郵報》影評人、資深影視記者安・霍納戴以七個電影製作面向,揭開各領域展現魔力的關鍵指標,橫跨經典老片與前衛當代電影,自娛樂大片到藝術電影,深入淺出帶領觀影人找到自己的方法和語言,理解其各自在生理、心理產生的效果,並進一步評論銀幕上聲與光的「好」與「壞」。

劇本、表演、美術設計、攝影、聲音與音樂、導演,每章節各六部推薦片單,小節中穿插兩至三個提問和大量例證,能輕鬆參與和反思。選片年代涵括好萊塢黃金年代一九三〇到一九五〇年,以及一九七〇年至今的電影。透過本書不僅能藉各種角度欣賞電影,享受更多觀影樂趣,也能跟著作者一窺銀幕後的軼聞趣事。

使用留言回覆功能,請先登入啟明會員

確定要刪除這篇評論?

點擊確認後這篇評論將會永久刪除。

喜歡這篇評論的用戶

請先登入啟明會員

點此註冊

email


lo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