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堅果殼》之我見

by @堅果 2020-01-16 23:26:50

import_contacts
堅果殼

1 人喜歡這篇文章, 瀏覽次數 29

閱讀一本與平時閱讀習慣不同的書,就像跨出同溫層交了一個新朋友。雖然一開始總是帶著陌生感,交往過程中也需要花時間摸索對方的思維、喜好、地雷,但這些相處的片刻都是可以累積的。隨著時間過去,願意投入心思就能理解對方,並且從朋友身上學習新事物、新觀點。

《堅果殼》對我來說就是這樣的一本書,一本風格嶄新、像一位新朋友的書。自信又獨特。

不過,我對《堅果殼》的評價不是一開始就這麼正向。以胎兒為第一人稱的敘事觀點,雖然是新的突破,但有時令人覺得不耐,我甚至可以感覺到自己邊閱讀邊踱步。這可能是因為《堅果殼》的劇情成功地引起了我的興趣,既緊張又刺激,以至於有時真想跳過胎兒的叨叨絮語,例如漢彌爾頓台地街的大宅中是如何的汙穢,以及它對母親矛盾的愛、對父親那無需臍帶連結的愛,還有痛恨的殺人兇手-自己的叔叔和自己母親的死亡之牆。

但是,《堅果殼》三角關係的糾葛情緒,無論是透過胎兒的口吻,或是當事人的口吻說出口,在這一來一回的敘事、對話中,也不是全然無用,因為它拋出了一條又一條的線索。這些線索像是美味的麵包屑,而我就像一隻吃不飽的鴿子,蹦蹦跳跳地啄著、前進著,時不時咕嚕咕嚕,欣喜地期待作者能餵給我更多的麵包屑。

「我在這裡,在某個女人的肚子裡,上下顛倒。」

多麼靈光迸發的一段開頭,存在感如此強烈,立刻攫取我的目光。自此以後,我可以把整篇小說當作是胎兒的白日夢,這個夢一直持續到它出生為止。也可以把《堅果殼》當作是個未出生胎兒的無力控訴。只有在胎兒聽廣播聊著國際新聞和社會批判的時候,我才覺得真實。其它時候,我都認為我在看一齣精采的懸疑偵探劇。這是我很喜歡伊恩·麥克尤恩的原因,以文字玩耍於現實與非現實之間,他其實就是胎兒本身,大部分時候當個冷靜的旁觀者,偶爾也縱身嬉戲其中。我感覺到伊恩·麥克尤恩很享受創作《堅果殼》。

令人莞爾一笑的是,這本書的誕生正好是伊恩·麥克尤恩在神遊的時候靈光乍現所產生的故事。雖然本書靈感源自哈姆雷特,但卻走出了自己的原創性。從一個胎兒的視角來敘述故事,雖然是第一人稱,但伊恩·麥克尤恩賦予這個胎兒全知的觀點。這個全知能力的來源很大一部分來自於專心傾聽周圍事物,也有些是胎兒的想像力。對於一個即將出生的胎兒來說,它已擁有了五覺:「觸覺、視覺、聽覺、嗅覺、味覺」。伊恩·麥克尤恩充分地運用了這點,並且讓胎兒的全知能力成為了一個能被理解的存在,而非是一種超能力的狀態。

《堅果殼》有趣的地方方還有,作者筆下尚未出生的胎兒就有自己的思想,思想的形成來自於和母親一起聽廣播、博客。儘管身軀居於有限空間,卻能藉由無限想像力馳騁任何一個地方。反覆咀嚼世界新聞、天下大事,並進行獨立思考。我想,這也是莎士比亞賦予哈姆雷特最重要的人格特質,就是給與了主角思考的能力,而不是憑著滿腔熱血就衝動執行復仇計劃。

相對於我們對胎兒比較沉默的刻板印象,《堅果殼》中胎兒有較多元、明顯的人格特質及自身偏好,例如:它情感豐沛、多愁善感、悲觀、有判斷力、有愛、喜歡喝酒、喜歡父親母親、討厭叔叔。也因此,在閱讀《堅果殼》時,有幾次我會有錯覺,覺得是一位成人站在我面前和我說著它親眼看到、親耳聽到的故事。信誓旦旦。對於母親與叔叔的陰謀策畫,它被迫置身其中,成了犯罪現場唯一的證人。對於事情的推進,它了然於心,卻無能為力,是被動者。但是它始終相信,自己最終能採取行動。

「別把你寶貴的日子浪費在渾水摸魚、翻轉打滾上。趕快出生,然後行動!」

充滿了迫不及待、著急、躍躍欲試,以及對這個世界的期盼,相信自己能夠改變一些什麼。一個未出生的胎兒,有著無比正直的道德觀,在子宮中思索著是非對錯,並想要靠自己的力量扭轉情勢。雖然《堅果殼》中的惡徒最後陷入內訌,將整個故事推向最黑暗的角落,但隨著胎兒的出生,劇情頓時轉往了另一個方向-新生命。一個生命殞落,就會有另一個生命的興起。這些都是作者在《堅果殼》懸疑、暗黑、欺騙的世界中,留下的一點希望、一點正義。



使用留言回覆功能,請先登入啟明會員

確定要刪除這篇評論?

點擊確認後這篇評論將會永久刪除。

喜歡這篇評論的用戶

請先登入啟明會員

點此註冊

email


lo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