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如何不孤獨死去》:希望你能一直善良

by @PROSA 2020-07-26 02:39:38

import_contacts
如何不孤獨死去

1 人喜歡這篇文章, 瀏覽次數 168

這是一本以幽默解嘲包裹著愛與溫暖的小說,講述著關於自我救贖、自我和解與面對自我的故事。

     本書故事主角安德魯:四十出頭、個性敏感、盡責,服務於政府的公共衛生單位,專門負責處理孤單死去的民眾的後事—大多是已死去數個月的老人,安德魯的職責是進入他們家裡搜尋是否有任何可能親屬的線索,或者私房收藏的財產,以協助辦理死者的喪葬後事。安德魯成天面對著孤單跨過生命終點的人們,而他自己也是個孤獨的人—幾乎沒有任何朋友、與唯一僅存的親人關係疏遠、試圖帶著潛伏的隱憂安靜沉默地度過平凡生活。

     當初會被這本書吸引,是因為覺得自己以後完全很有可能就這麼孤獨死去:一個人沒什麼朋友、做著不怎麼樣的工作、孤單生活過完一生。所以一開始是以翻閱工具書的想法,想知道如何能夠避免孤獨死亡。你可曾想像過自己的死亡嗎? 對孤獨死的想像又是什麼呢?所謂的「孤獨死」,是指獨居者在無人發現的情況下,在住所死亡、孤獨離世。乍看之下很哀戚而令人感到不可思議,然而事實上「孤獨死」已成為世界各國不得不面對的社會議題——尤其以世界上老齡化趨勢最快的國家日本首當其衝,根據統計,每年日本 125萬名死者當中,約有 3萬人就是在「孤獨死」的狀態下被外人發現,而逐漸步入「少子高齡化」的台灣,終得面對日本盛行的「孤獨死」危機。

     然而「孤獨死」有這麼可怕嗎?根據好險網網站的〈不分老少!日本每年4萬人孤獨死 台灣如何面對?〉一文中指出:『值得注意的是日本2019年5月17日發表了一份關於孤獨死的報告,孤獨死死者的平均年齡為61歲,不滿75歲的死者佔全體的5成,而20到50歲的佔了全體的4成,可見孤獨死不分老少。因此,我們有必要重新思考「孤獨死」並非「老人的專利」,而是該考慮「如何面對一個人的臨終」。或許,在面臨死亡或中老年規劃時,能正向思考這是「孤獨」這段旅程的終結,「孤獨死」也就沒那麼可怕了。』

     回到本書對應著主角安德魯的職業,與日本遺品整理士相似:透過整理死者的遺物,試著從蛛絲馬跡中與其產生連結,進而了解死者的過往、嘗試尋找親屬、參加喪禮,使他的生命能夠被記住。而安德魯對於這份工作有什麼想法呢?來自書中節錄: 「每個孤獨死去的人都有張自己版本的椅子。無論他們其餘的人生有多庸俗,總是有些故事或戲碼。一想到沒有人會在場陪他們走完最後一程,去肯定他們也曾經在世界上苦過愛過等等,他就是無法忍受。」、「他們知道自己死後會被陌生人發現,而忍受不了將留下一片髒亂的念頭。當然這會帶來一些尊嚴,但是一想到對某些人來說,相較於無論還有多久可活的時間,他們竟然更迫切顧慮著自己死後的時刻,這實在令安德魯心碎。」、「如果外頭還有愛著他而且應該到場——或至少有機會能到場的人,我就無法忍受想到他可能將被孤單地埋葬」,安德魯對於孤獨死去的死者懷抱著相知相惜的尊重與關懷,作者也藉由這本書試圖勾勒出關於孤獨死去的人的心境、想法讓我們去認識與理解;閱讀之際也讓我思考,有時候感到對生活絕望或無人關愛之際,會不會只是我們不曉得或沒發現自己正被愛著呢?

     「他獲得了一個機會去放縱自己的幻想,幻想擁有家庭,無論多麼短暫。」,安德魯覺得生活卡住了,因為他在五年前到職的那一天,不小心騙了主管和同事他已婚並育有兩個孩子、有個幸福快樂的家庭,此後只能不斷用謊言掩飾,雖然他已經習慣於想像自己真的有幸福美滿的家庭,然而主管不斷邀約聚餐與女主角佩姬的出現都一再衝擊著安德魯,使得他漸漸無法掌控主導權……。相信每個人都有說謊的經驗吧,雖然安德魯騙了同事們,並且為此付出極大代價,可是看到結尾後就能了解,對於安德魯來說,在那個當下他的確是那樣希望的,而我也曾對對於我來說很重要的人說過一段事後很後悔不該說的話,但在那個當下,的確是想表達出那樣的想法,而沒有多思考會帶來什麼結果。

     「獨居且沒有訪客至少有一個好處——沒人能夠拿他的生活方式來評斷他。」,搜集各種模型火車是安德魯生活中少數幸福感的來源,除此之外的興趣是聆聽爵士歌后艾拉・費茲傑羅的歌曲,以及自己在家裡一邊煮菜,一邊模仿料理節目主持人的口吻解說。作者也藉故事探討到關於孤獨,如果能夠自處,就會像安德魯一樣,能夠安然自得於火車與音樂之間,我自己就是一個能耐得住孤獨的人,可是再怎麼自得其樂,偶爾還是會需要有個朋友或有個能傾訴能分享的對象。「正是在這種不幸事件過後,他會感覺到心力的那個東西被攪拌、翻騰、向外蔓延,又濃又冷、像是正走過流沙。他沒有人可以分享這個故事。沒人會幫他一笑置之。只有寂寞,寂寞隨時都在,替他的每次失敗緩緩鼓掌。」,當所有快樂的或悲傷的各種情緒都只能自己吸收時,就會感到寂寞吧。

     「他會被自己感覺渴望的強烈程度給嚇到,或許實際上,他真的也想要找人親近,想交朋友,甚至找個人來共度餘生」,小說前段作者透過幽默中帶點傷感使我們了解安德魯的謊言日常,中段則因為同事佩姬的到來而產生變化,安德魯透過和佩姬分享彼此的想法與傷疤,使他第一次產生了想交朋友的想法,甚至有想和盤托出一切的念頭!這是非常不可思議的,也讓我們思考若有一天面臨安德魯的情況,是否會願意面臨著失去對方的風險而說出一切? 

     「看著佩姬那樣衝向他,感覺到自己被人需要,正在積極參與別人的生活,而不只是正在被緩緩地趕向陽春棺材的一坨碳基生物;純粹到幾乎令人疼痛的幸福感,好像一個熱烈的擁抱那樣擠出他肺裡的空氣,這時,他才忽然理解到:他或許沒辦法知道未來會怎樣——痛苦、寂寞和恐懼仍然可能將他磨碎、輾壓——但光是感覺到現況有著改變的可能,對他來說就是個起步,就像感覺到火種相互摩擦產生的第一絲溫暖,第一縷煙。」,而佩姬對於安德魯來說,超越了友情與愛情,是位幫助他下定決心的心靈導師,她希望能讓他知道,「你以為我是你逃離這一切的出路,但是只有你能改變現狀。必須從你自己開始。」、「這個頓悟正向無線電訊號一樣,設法穿過雜訊進入他的腦中:謊言只能作為事實的反面存在,而事實是唯一能解除他痛苦的東西」;在《返校》中也是類似的概念,若不能靠自己覺悟與決定改變,就永遠只能困在自己造成的囹圄中。

     「有個音樂作品,是我的最愛之一。但是在快到結尾時有個段落,刺耳又吵鬧,即使我知道它會來,卻還是有點嚇人。所以我聽到這首歌時,雖然很喜歡,但知道恐怖的結尾將會來臨總是有點掃興。但是,我無能為力,是吧?所以在某個角度,就像你先前說過的,有些人坦然接受他們會死的事實:如果我能接受結尾的到來,那我就能更加專心享受歌曲其餘的部分」,與自己和解的課題非常重要,如何面對失去是我們終其一生都在學習的,安德魯對於以前失去摯愛的痛苦一直難以放下、無法原諒自己,所以將自己麻痺於孤獨的生活中,活在否認裡,不挑戰任何事物,最終安德魯與自己和解了,也才能面對自我,接受真實的自己。整篇故事中有歡笑有哀傷,結尾則帶有大洋蔥! 雖然書名是《如何不孤獨死去》,閱讀完後我認為作者理查・洛普想探討的也是「如何不孤獨活著」,提供我們另外一種思考方式,如何看待孤獨與如何不孤獨活著? 

      「做我們的工作沒什麼不好,但是感覺有點『亡羊補牢』,如果每個人都能更努力一點,至少提供一些讓人找到同伴的機會,能夠跟相同立場的某人連結,而非接受這種無法避免的孤立,不是很好嗎?」,目前全球遭遇的新冠肺炎或各種天災人禍,無情地帶走許多寶貴生命,顯得死亡不再遙遠,當生命真的會在某天逝去,願我們都能好好緊握不願放開的手,而安德魯與佩姬也在結尾成功想出「如何不孤獨死去」的辦法,作者將頭尾呼應的連結真是太動人了。最終以來自詩人潘柏霖,節錄自《人工擁抱》中的詩〈希望你能一直善良〉做結尾,我認為與通篇故事相呼應,希望我們能一直善良,並且允許自己去愛吧!

〈希望你能一直善良〉
⠀⠀⠀ ⠀
請你允許自己不愛說話
允許自己不想一個人看電影
允許自己不喜歡
別人用過的東西
允許自己不想要回家
⠀⠀⠀ ⠀
請你允許自己沒有變成理想的模樣
允許自己沒有辦法拯救大家
允許自己的生活
靜止很少,動亂很常
請你允許自己一直沒有長大
⠀⠀⠀ ⠀
允許自己許多疑問
都不會有解答
允許自己明明乞求蘋果
神卻給你番茄
⠀⠀⠀ ⠀
請你允許自己現在的身體
允許自己的聲音
允許自己的詩。也允許別人的
請你允許自己誠實
允許他人的謊
⠀⠀⠀ ⠀
請你允許自己還是需要朋友
允許自己偶爾堅強/經常害怕
請你允許自己不被愛/也被放棄過
允許自己去愛
允許自己受傷
⠀⠀⠀ ⠀
──潘柏霖《人工擁抱》


使用留言回覆功能,請先登入啟明會員

確定要刪除這篇評論?

點擊確認後這篇評論將會永久刪除。

喜歡這篇評論的用戶

請先登入啟明會員

點此註冊

email


lo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