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人與槍》並非要謀生 而是想活著

by @林楑 Caray 2019-07-08 23:59:41

movie
老人與槍

4 人喜歡這篇文章, 瀏覽次數 5545

   「當你聽過一個故事,再看一張照片,你就會將它們拼在一起」一句Dorothy接受Hunt調查時,談論人們如何將軼事與記憶混合,近乎電影蒙太奇的話語,幫《老人與槍》下了絕佳的註腳。它巧妙地轉換成《老人與槍》中出現的細節與觀眾對過往Redford影壇經驗的結合。讓《虎豹小霸王》、《凱德警長 the chase》、《刺激 The Sting》等早期作品在《老人與槍》中迴盪,喚起觀眾對於Redford職業生涯的美好印象,是Redford對電影最深情的致意。


       「本片〝也〞大致參照真實事件」,在我們尚未撇見Redford前,藍底黃字的標題字卡就已經向Redford的成名作《虎豹小霸王》同樣的字卡「本片大致參照真實事件」致敬。
  

     開場Redford從略帶緊張的櫃檯小姐接過手提包走出銀行,掠過一絲笑容,大特寫的寶藍色眼睛閃爍出久違的光芒,這時縱使有警察的廣播通緝、警笛,我們依舊與如同被搶的銀行行員對Redford的描述一樣,只看見一位高興、有禮貌的紳士,配上抒情的背景音樂、高雅的姿態,使我們直到Three Day Bank銀行經理宣布銀行被搶,才與Hunt一樣驚覺Redford是搶匪。
   

    Redford從白車換到藍色車的track鏡頭過程中,我們可以看到三個小outlaw拿著油漆桶,要在牆上亂塗鴉。鏡頭帶回Redford,幾個連續的大特寫讓我們更能仔細地端詳這位巨星面容的變化,同時感受著成熟的魅力。Redford在看見路旁的Sissy Spacek後便停下。神奇的是警車無視這兩位超級大影星,呼嘯而過,彷彿使Redford與Spacek重回沒有人認識的年代。
    在車上的對話,Jewel提到自己就像年輕人般漫無目的,只是”just driving”以及接下去”I stole it”說明卡車是她偷的。將我們瞬間拉回《我倆沒有明天 Bonnie and Clyde》鴛鴦大盜的組合情節。正當期待兩位重量級的老影星會激發什麼outlaw火花,Jewel馬上補一句”NO”,又讓我們想起Spacek在《窮山惡水Badlands》中無知跟著outlaw的Holly。如此急遽的在過去與現代拉扯,使電影產生迷人的動感。
 

    在Redford欺騙Jewel是推銷員的談話中,讓我們想起Redford在六、七零年代的角色特殊性,比方在《飛魂谷 Downhill Racer》中扮演的David Chappellet,他對冠軍的渴望凸顯出孤僻及自戀傾向,這使角色變得粗糙,但卻並不影響他的魅力,反而使他更像個人類。在《虎豹小霸王》、《神偷盜寶 The Hot Rock》、《刺激 The Sting》以及《大亨小傳 The Great Gatsby》中,Redford都扮演著這樣的角色,而非像《禿鷹七十二小時 Three Days of the Condor》、《驚天大陰謀All the President’s Men》以及《天生好手The Natural》中,是完美無瑕的英雄。
    而Redford與Jewel於餐館用餐時,Redford的調侃,柔順的傳紙條運鏡,配上Jewel的靦腆表情,讓兩人彷彿在經歷青春的戀情。而在隔一段的餐廳全景,更使他們像是所有年輕情侶的其中一對。談話中,Redford回應Jewel它從來沒騎過馬,但對我們來說,這就像一則笑話,因為Sundance Kid騎著馬的畫面一直都在我們腦海中奔馳。
 

   《老人與槍》將暴力和危險稀釋,我們無法真正看見人們受傷的時刻,卻總遮掩不住Redford散發出的outlaw氣息,尤其是當他闖紅燈的當下。而每次Redford搶劫時,就只是隨意敞開他的西裝外套,向銀行行員展示槍支及禮貌地對話。他鼓勵一位被他搶劫而哭泣的出納員”you’re doing a great job”,優雅又紳士的話語讓出納員感受到善意,Redford將自己的魅力當作火力,他甚至從未向我們展示過槍支,更別說開槍,鏡頭始終保持在臉部,Redford的寶藍眼睛和微笑才是真正的武器。
 

      《老人與槍》有著接近現代西部片,與《陌路狂花Thelma & Louise》一般的敘事結構,不再全力注重於outlaw的經驗,也關注警探理解劫匪的過程來豐富心理變化。Hunt,一位厭倦工作,每天行屍走肉,對生命沒有絲毫熱情,與Tucker形成鮮明對比的警探角色,由新一代影帝Casey Affleck擔任,而 Affleck因曾經飾演過《刺殺傑西》中終結西部傳說傑西·詹姆斯的羅伯·福特,因此會讓我們期待或者說害怕他會如何再終結一位西部傳說。
    Hunt 從猶豫不決”I can’t figure out if I need to try the whole lot harder ,or if I should just quit”到下定決心追查這件沒人關心的Tucker銀行犯案,Hunt 開始有了目標,並感受到活著。當Hunt在電視上公布他的調查進度,以及幫Tucker團夥取名接近於《虎豹小霸王》中Hole in the Wall Gang的The Over the Hill Gang時。Tucker以特寫的鏡頭去關注Hunt,並且面帶笑容,突然Hunt轉向鏡頭,彷彿正在直視Tucker,與Tucker嗆聲,此時的Tucker對於久違出現的對手眼睛一亮,讓他更興奮於搶銀行。並於隔天搶銀行時留下有The Over the Hill Gang字樣的百元鈔票挑釁Hunt。
 

    案子在之後雖移交給聯邦調查局,但Hunt還是持續調查著Tucker,他逐漸了解Tucker「並非要謀生 而是想活著」的心理,尤其是在聆聽Tucker的前律師敘述關於Tucker的舊事,彷彿父親正在講述自己最愛的西部傳說神話故事,兩人眼中都散發出對於美國傳統冒險精神崇尚的眼光。 
    在Hunt翻閱律師提供的舊資料時,看見了一系列的Tucker通緝大頭照,相當於一本記錄Tucker的書,大頭貼掠過一張又一張,我們看著Tucker迅速老化,實際上,我們真正看見的是Redford老化,無論臉上不斷地冒出皺紋,心愛的金色頭髮和寶藍色的眼珠卻一直都在。其中一張來自《刺激 The Sting》被畫過鬍子的照片,讓Redford從七零年代變到與現在一樣成熟,也使我們再度被喚起關於Redford的記憶。
 

    隔幾段Redford激動人心的逃獄蒙太奇也呈現出同樣的效果,Redford成為逃獄的藝術家,想盡辦法讓自己不被禁錮,就如同Redford人生的跑馬燈,我們一同經歷了Redford的各個階段,清楚看見Redford的歷史在我們眼前重現。其中一段真實來自《凱德警長 the chase》,Redford爬上樹眺望著廣闊的視野,我們能看見他的眼睛正閃爍著新生。我們花了90分鐘非常靠近Redford的臉,因此我們都知道Redford是位電影巨星,但這個時刻,Redford的生命廣度被凸顯出來,使我們被喚起的回憶加強震盪。
 

    Tucker與Hunt在同一間餐廳碰面時,Tucker紳士地試圖為抓不到他的Hunt提升自信,而Hunt認出Tucker,叫出”Forrest”,卻並沒有抓住Tucker。在經歷過對Tucker的調查及認識,Hunt深刻地理解到Tucker「並非要謀生,而是想活著」的心理,因此回應”I know what I’m doing”,選擇當下不抓Tucker就是Hunt所下的決定。這樣的office hero與outlaw hero交流以及互相理解,完美達成了西部片的傳統融合價值。
    當Tucker終於被抓住時,Hunt到醫院探望他,Hunt舉起食指,輕輕滑過他的鼻子,這個動作是對《刺激 The Sting》Redford 與Paul Newman摸鼻交換信號的致敬(影片可見https://www.youtube.com/watch?v=PCZ1CVpxq_c)。同時也拉回犯罪終究要伏法的美國法治精神。
 

   Tucker第十七次想嘗試擺脫束縛的慾望,被Jewel的關心緩解。但在出獄後,我們接連看見Tucker急著想脫掉獄中所著的黃色夾克、被框住的馬匹照片、Tucker坐在床上望著窗外以及馬廄,這些象徵束縛的元素與Tucker失落的神情形成映襯。接著Tucker與Jewel一同去看電影,專心聆聽著「我們將會繼續前進,不管何處」。出電影院後,更是望向運鈔車露出興奮表情。到了與Jewel出外散步,聽到火車(或是輪船)的汽笛聲,才終於讓這些冒險元素激發出Tucker心中最深層的渴望,此時鏡頭推進到特寫,帶領我們直視Tucker的不老靈魂。最終,Tucker在與Hunt的對話說:「我很快就會沒事」,因為,Tucker馬上又要去搶銀行,接連四家,當然,帶著他最致命的微笑。

    我們會意識到這並不是一部劇情片,對於一位拒絕接受時間流逝的男人來說,這是一部存在主義的電影。《老人與槍》從不解釋Tucker搶來的錢花在哪裡,致富不是重點,Tucker因為搶劫而年輕,搶劫是Tucker的生命,如果他放棄,就什麼都沒有意義。Tucker從頭到尾都是個不可思議的人物,我們難以理解他的真正感受,我們不確定他是否曾經使用過放在他夾克裡的槍以及是否有恐嚇過銀行職員。只知道他擁有充滿魅力的微笑和迷人的寶藍色眼珠,和Redford本人一樣。他並非要謀生,而是想活著,和Redford本人一樣。他至始至終拒絕消失、令人難忘,和Redford本人一樣...
 





關於 #如何欣賞電影
 

2019.4.3|12.8x18.8cm|384頁|啟明出版|安.霍納戴|張茂芸 譯|380元|平裝

現任《華盛頓郵報》影評人、資深影視記者安・霍納戴以七個電影製作面向,揭開各領域展現魔力的關鍵指標,橫跨經典老片與前衛當代電影,自娛樂大片到藝術電影,深入淺出帶領觀影人找到自己的方法和語言,理解其各自在生理、心理產生的效果,並進一步評論銀幕上聲與光的「好」與「壞」。

劇本、表演、美術設計、攝影、聲音與音樂、導演,每章節各六部推薦片單,小節中穿插兩至三個提問和大量例證,能輕鬆參與和反思。選片年代涵括好萊塢黃金年代一九三〇到一九五〇年,以及一九七〇年至今的電影。透過本書不僅能藉各種角度欣賞電影,享受更多觀影樂趣,也能跟著作者一窺銀幕後的軼聞趣事。


使用留言回覆功能,請先登入啟明會員

確定要刪除這篇評論?

點擊確認後這篇評論將會永久刪除。

喜歡這篇評論的用戶

請先登入啟明會員

點此註冊

email


lo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