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林園水塘部》的情慾與氣味

by @顏正裕 2020-01-14 00:10:15

import_contacts
《林園水塘部》

0 人喜歡這篇文章, 瀏覽次數 43

朱天文透過〈世紀末的華麗〉,以米亞為主角,建構起一座視覺與嗅覺的宮殿。文末的一句經典:「有一天男人用理論與制度建立起的世界會倒塌,她將以嗅覺和顏色的記憶存活,從這裡並予之重建。」(頁192)這樣強勢而主動的宣言,彷彿在提醒世間的男子,女性的感官也能承載歷史的重擔。

時空穿越到平安時代末期的日本,故事從勝郎的死亡開始,天草美雪突然成了寡婦,並且必須完成護送錦鯉到平安京城的任務。徒步一個月的路程,美雪踏著丈夫生前的足跡,情慾在半夜展演,混雜著她身上的不明氣味。美雪的身體就像一個容器,接納勝郎的性器,無論是訪妻婚的夜晚、或是勝郎出門前的清晨。過程中,勝郎聞起來類似鯉魚帶著「淤泥、黏液、腐爛葉子、破碎藻類、發霉木頭和潮濕泥土地的味道。」(頁302)幾次糾纏的經驗之後,美雪也沾染鯉魚的氣味。
於是,聽見丈夫死訊的瞬間,美雪的下體彷彿散發著魚腥味。當準備送到平安京的錦鯉被偷,她只能在雙月映泉客棧,用身體交換淀川的錦鯉,而這是她首次遇見渡邊名草司長。後者對著她的裸體,「混合著森林、搗碎的草和潮濕的土」,散發「一股洞穴的怪味。」(頁147)於是渡邊失了興致,當然他再度遇見美雪的時候並沒有想起這件事。

相對地,渡邊名草試圖在二条天皇的眼前,沿著制度與挑戰的框架攀爬到人生頂點。天皇提出的薰香主題:必須呈現霧中的女子疾行在橋上,這是渡邊完全陌生的嗅覺主題。然而,就像朱天文的小說末節,穿上十二單的美雪緩緩穿過人群,用令人噁心的獨特氣味解構天皇的薰物合競賽,渡邊奪得冠軍。
故事結束於美雪返回故鄉島江,因為災變而不再熟悉的地景,草川躍出一條黑色鯉魚,美雪躺在旁邊,勝郎結合鯉魚,讓她悠游在情慾之水裡。

使用留言回覆功能,請先登入啟明會員

確定要刪除這篇評論?

點擊確認後這篇評論將會永久刪除。

喜歡這篇評論的用戶

請先登入啟明會員

點此註冊

email


lo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