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y @此處無人 2020-07-19 01:04:44

import_contacts
愛是來自地獄的狗

1 人喜歡這篇文章, 瀏覽次數 36

晚夏住進我發霉腐臭的耳道,
低鳴著壓縮機單調重複的重低音,
我賴在床上睜開滿是眼屎的眼瞼,
發現一具陌生裸人躺在我的右側。

唉。

我把勒著下體的橡膠塞進他的嘴中,
把這具裸人丟進門外的糞臭陰溝裡。

回頭。

發現整個夏季燬無的餘燼落在我鏽斑零落的鐵窗框上,
我用鋼刷來回刷弄,
卻只徒增了密密麻麻的刮花。

放棄。

我將皮革錢包中資本主義的排遺物,
塞回資本主義蛆蠕蠅飛的直腸。

啊!市場,人們這麼叫它。

我用空腹感勒著我的氣管和食道,
並享受在無窮無盡的自瀆中迎接......
迎接在精腥屎臭中完美無缺的自縊。

我賴在床上睜開滿是眼屎的眼瞼,
聽著壓縮機低鳴著單調重複的重低音,
並提醒我晚夏還霸佔那黴蕈橫行的該死耳道。

我拿起公事包和鑰匙,
離開了空無一人只有幾坨衛生紙的房間,
掛著寫著屎尿的名牌,
笑著和屎尿叢林中的屎尿們一一道好。

————————————————————————————————————————————
進退兩難
我最喜歡的Bukowski的詩是進退兩難

https://imgur.com/a/t7zUm4T

語法好像不工作

使用留言回覆功能,請先登入啟明會員

確定要刪除這篇評論?

點擊確認後這篇評論將會永久刪除。

喜歡這篇評論的用戶

請先登入啟明會員

點此註冊

email


lo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