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寄生上流》接下來,我們都將偽裝兩次。

by @synthia 2019-07-08 15:55:51

movie
寄生上流

0 人喜歡這篇文章, 瀏覽次數 508

    韓國導演奉俊昊的作品《寄生上流》,在今年坎城影展奪下最大獎後,接連獲得國際好評與高票房。其之前的作品《玉子》、《殺人回憶》、《末日列車》相比,可說是看出導演接續了他個人的電影風格,在劇情鋪陳上也有了更大的突破與驚喜。
   電影敘述生活在韓國社會底層的四口人,爸媽沒有正職,偶而接些家庭代工,長子金基宇是已重考多年的無為青年,而女兒金基婷則是早已輟學在家卻有著無師自通的高超電腦技術。儘管日子總是窩縮在狹小、透光差、簡陋克難的半地下室之內,一家四口憑著一點小聰明和堅毅不屈的求生意志,勉強能掙點活。然而,日子在基宇的同學送來一塊玉石之後徹底轉變。在因緣際會之下,基宇被介紹到一戶高檔不凡、上流社會的人家中教千金英文,而在連教幾次後,長子發覺這家庭有些異常,不僅女主人性格異常不穩又單純的過於輕信他人,讓金家順抓住這得來不易的把柄,發揮一如往常的小聰明與騙術,接二連三地將自家的妹妹、爸爸、媽媽都帶入這戶人家任職。但當金家與這戶人家混得越深,事情卻顯得越不對勁。前幫傭的秘密、女主人的歇斯底里、男主人的異常潔癖、大女兒與家教的偷情、小兒子的單純無知下所導向的黑暗處。讓事情開始走向一連串無可復返的失控,當階級被赤裸裸的攤牌,當鮮為人知的真相重出光明,當謊言偽裝都扯下後,那看似壁壘分明的社會規範與界限,就此被顛覆。
    整部片劇情的曲折,多次急轉直下的開展,讓觀眾在觀賞時都不時要為劇中主角深吸一口氣,以為過了一關卻沒想到陷入更深一關,如此懸疑中帶著導演一貫黑色幽默,卻也夾雜了不少的現實指涉,要深入探討電影中暗藏的隱喻與線索,可切入的點太多,但回歸一個大主題,是社會結構的不公平與虛偽。階級與善惡議題並非導演首次處理,在前作「末日列車」就已經探討過世界末日之後的世界,唯一運轉的列車上,將倖存者依照當權者制定的遊戲規則,將人區分為高尚與低下。劇情中,將列車車廂從車尾到車頭劃分出不同功能與現象,刻畫出一則殘忍而華麗的現代寓言,將現實世界投影於一列不斷直線向前的列車上。
    然而在這次的電影中,儘管有著類似的命題,卻運用了不同巧妙的處理方式。包括更深刻複雜的人性探討,更為曲折詭譎的氛圍,兩者都帶有解謎的過程,但最終給出的答案卻似不太一樣。相較於《末日列車》中,帶有的奇幻、誇張風格,結尾僅餘的兩個小孩逃脫列車邁向一個全新未知的冰雪世界中,保有導演對於現世的一絲盼望與寄託。而這部電影更為強調寫實感的畫面,且刻意留下許多未解的伏筆,透過層層包覆的劇情,觀眾需要自行抽絲剝繭找出脈絡,觀看的同時質問自身,那些導演留下的線索所隱含的意寓。片名叫做「寄生蟲」,就如在暗指金家寄居於上流社會一般,在依附不屬於他們的外殼之下苟活,然而在電影後半,挖出的那躲藏在地下室的男子,也是另一隻更隱晦的寄生蟲。往另一個面向看,寄生於一個外表、一套社會階級之下,依賴社會規範生存的我們每一個人,可都或多或少說是一種寄生,若是沒有社會制定好的結構與秩序,我們也將無以定義自身。然而當寄生者悄悄的把宿主體內的養份汲取殆盡,留下的是我們的外在空殼,宿主給的偽裝保護,讓我們看不出底層的黑暗性,正不斷的嚙咬著神經,等著某天探出頭來,可悲的是,這群寄生物無論如此努力,都只是一再證明了自身寄居籬下的處境,卻永無取代宿主的可能。若是宿主死亡,寄生物也將無存活希望。
      有如故事起始點的那塊玉石,看似無關卻又貫穿的電影前後。原本是一塊價值不斐的藝術品,被放置在家中一處最為顯眼之處,成了象徵開運的幸運物,也是簡樸灰暗的家舍之中最為突兀的擺設。到了末尾,基宇直到家中犯大水一刻,卻成了緊抓住不放的執念,直到諷刺的成了殺人又自毀的武器。失去了基座的玉石,最終一幕回歸溪流裡,混入其他的平凡石塊間,竟是如此的沒有差別。那塊玉石,對於基宇一家來說,可能是具有無比象徵意義,計畫接二連三的成功,一家人順利蒙騙雇主一家,成了一家接受雇於同個老闆,用假冒的身分和高超的演技領著高薪待遇、假扮上流人生。除此之外,玉石從來代表著的,就是一種身分、一種地位的展示,他不具備實用性的功能,卻被視作為傳家寶般重要的裝飾在客廳、起居室間,作為客人來訪一眼就能看到的存在,若非上流人家,有錢有閒,對於一般小戶,也無法領悟它的價值。那塊玉石,對於基宇來說,更可能是一個改變的契機,他們有可能,能更像一點,那個他們試圖裝扮成的形象。
     導演巧妙運用道具與對話,達到諷刺效果。那看似平凡、日常的道具,卻時常製造出最衝突、可笑的視覺效果。而對話中隱隱幽微的展現,是說者無意,然而聽者帶刺。包含男主人與金家父親在車上的對話,導演在畫面各處無時不刻地留下階級的區隔,前座與後座界線,駕駛與乘客的高下之別,然而儘管空間上嚴謹的劃分出身分,但是氣味卻是無法遮掩的訊息,將彼此的差異透露無遺。劇情裡多次明指出氣味揭穿的破綻,就算在外表如此精密打算,氣味就像一道深植體內的基因,無所遁形,指向刻意隱瞞的關係、戳破國王的新衣。
    除了氣味,偽裝也是重要關鍵詞之一。就在大女兒和基宇抱怨弟弟的乖僻只是刻意假裝後,基宇順勢要求她在接下來的寫作練習中「Pretend」這個詞必須出現兩次。而這在整部電影中也彷彿通關密語一般,反覆出現。首先是金家的偽裝,然後是朴家的偽裝。大家都在裝,變得裝才是一種真實,變的人在其中都分不清什麼是裝什麼真,善良是裝、幸福是裝,活著都是一種偽裝展演。然而唯一不裝的,可能就是金家父親,他仍帶有著過往生活的氣息,就算是生活有了改善,仍舊保有過往身分的鑿痕與習慣,無形飄散於密閉的車內空間裡,而被視為一種不可阻擋的越界。這樣的衝突,被自視為上層階級的人當作不可接受的冒犯,是一種如同僭越,卻又不能直說的鄙視,卻在動作上透露無遺。而對於身為下屬階級的人來說,氣味所加諸的社會意涵,卻是一種無法跨越的隔閡,再再否定了金家卑微低下的身分,告訴自己永無達到另一頭的可能性,偽裝終究只是一種偽裝,而非真實。
     導演在此對於人物的刻畫也毫不模糊,就算是同一家的人,也有保有截然不同的性格與調性。其中由宋康昊飾演的金家父親金基澤可說是一大亮點,作為夾在一連串衝突之間的象徵與最終犧牲。他經歷事業失敗、失業,到現在只能蝸居在家,卻仍不失一股與人相處的正向與溫暖。然而這樣看似逆來順受的性格,卻在面對衝突不斷加大之時,成了加凶狠的利刃。從一開始看似唯唯諾諾的性格,原本以為會一帆風順的發展,生命之神即將眷顧,最後卻成了無法收拾的慘劇,父親與兒子兩人躺在收容災戶的大體育館內,兒子問父親有何打算,父親只淡淡說一句,「沒計劃就是最好的計畫」,只有沒計畫才不會失敗。順勢解釋了父親的人生觀,並非消極絕望,只是不去做不合乎於自己身分地位的事,不去奢求那多餘結果,當人生帶來困境,不多加抵擋風阻可能會來得比較小。就如同最後父親選擇順應逃入了那地下室,取代了被他殺死的男子的居所。 
     探討階級問題,導演在《末日列車》中就已發揮了現代社會巧妙利用人為生活空間中規整與設計來劃分人與人間的距離與差異。延伸到《寄生上流》裡的城市與居家空間,從原本寄居的半地下空間裡,轉移到開闊明亮的大戶豪宅,整棟建築坐落於半山腰的高級住宅區,由知名建築師設計,那客廳面對一大片落地玻璃窗,看出去是綠草如茵、藍天澄澈,相較於金家那位在巷弄底的半地下室,不用說是裝潢,簡陋的家居、採光極差,從唯一勉強能稱作的窗戶狹窄鐵欄杆看出去,是路人來來往往的腳步、骯髒混亂的街道與時不時就隨地撒尿的酒鬼。兩者生活空間的差異,刻畫出了人的殊同,天差地別的境遇,然而卻在人性的某些層面仍舊相同。對於基宇一家來說,可說是將偷機取巧視作為家常便飯,唯有如此才能在這世道茫茫生存下去。也因此在生活最潦倒之時出現的一線曙光,當然要用盡手段死命抓到手。對於偽裝他們不以為然,只是每個人都有各自的生存方式而已。然而當他們進入到這間豪宅內,才發現人的偽裝不限於階級,而是普遍的散落於各種家庭內,無論你有錢沒錢、有事業、有地位,人的偽裝無時無刻被包裝好呈現於眾人觀看之中。可笑的是,這樣的偽裝如此拙劣,面具下的真相時不時從裂縫裡洩漏出一點黑影,而那一道黑影隨著越深入底層,昭然若揭。
     相較於金家將就算得上家的生活空間,更下一層的卻是生活在豪門大宅內,不為人知的密道之後,一個原本設計成躲藏空襲、討債的地下防空洞,卻隱藏了另一個人物,是前任幫傭的丈夫,如同鼠輩一般見不得光的活著,靠著妻子偷渡食物過活,寄生在這座家宅之內,卻無人知曉他的存在。那被遮掩住的空間,從意義上,就象徵了韓國過去的歷史脈絡,戰火下的遺留物,被戰後快速發展、擴張的城市給掩蔽,表象的虛華與裝飾,遮掩過了歷史留下的疤痕,那些人物被掩埋在地底不見天日,新世代已無記憶去敘述,上一代也無意去傳頌,只剩被拋棄的人們還在地底苟活。更讓人驚詫的是,地下室的牆上都還遺留了兩韓戰爭時的紀錄,時間彷彿在此凝結住,就像是遺落戰境般的與地面上的世界格格不入。而男子在地下隱隱打著的摩斯密碼,向地上世界傳達的訊號,只有家中學過童軍的小兒子多頌發現,卻早已不懂其來有自的脈絡。魚眼被留下了,但是文化被掩蓋了,導致世代無以溝通。在電影裡打的摩斯密碼,能讀懂得除了童軍團的多頌,另外就剩金家父親。那是經歷過戰爭時代、當過兵,遺留下的記憶,而童軍正是在韓戰前後,在朝鮮各地蓬勃發展,一個戰時的遺留物,如今意義上已經不同,脫去了戰爭意涵。導演悄悄放入的時代背景,試圖牽連出一個更大的歷史根基,儘管或許拉出的線並不深刻,相較階級的議題,稍顯輕描淡寫而不如一針見骨來的鋒利,反而是有些戲謔的襯托主題。
      奉俊昊在鏡頭調度上的流暢,在提心吊膽的高潮迭起之中,卻又不時穿插著幽默一筆。在室內裝潢上中嫻熟運用驚悚電影中常見的整齊對稱畫面,巨大玻璃窗框出的壓迫感,光線與暗影將畫面多一分神秘感。刻意運用慢動作與氣勢輝煌的配樂,反而能襯托出某些動作的緊湊與流暢。尤其是衝突場面的捕捉,能在刺激對立中卻除去血腥味,就連人死去的一刻都要賦予一種生命的荒謬玩笑。
     結尾導演沒有嘗試給出一個明確的答案,也不為善惡定罪,階級在此留下一道無可突破的枷鎖。導演沒有交代朴家最終的去向,在媒體一時渲染報導後,社會又重歸平靜運轉,沒人記得那就此消失的殺人兇手的去向。鏡頭帶回到的開場的位置,基宇坐在他那半地下的家屋內,窗外仍舊是灰暗陰鬱的路面,蹲著寫著給父親的信,那摩斯密碼給出的訊息,是來自過往世界的接觸,是被遺棄的倖存者給一絲警告,是寄生於無人之處的靡靡之音。

關於  #如何欣賞電影 



2019.4.3|12.8x18.8cm|384頁|啟明出版|安.霍納戴|張茂芸 譯|380元|平裝

現任《華盛頓郵報》影評人、資深影視記者安・霍納戴以七個電影製作面向,揭開各領域展現魔力的關鍵指標,橫跨經典老片與前衛當代電影,自娛樂大片到藝術電影,深入淺出帶領觀影人找到自己的方法和語言,理解其各自在生理、心理產生的效果,並進一步評論銀幕上聲與光的「好」與「壞」。

劇本、表演、美術設計、攝影、聲音與音樂、導演,每章節各六部推薦片單,小節中穿插兩至三個提問和大量例證,能輕鬆參與和反思。選片年代涵括好萊塢黃金年代一九三〇到一九五〇年,以及一九七〇年至今的電影。透過本書不僅能藉各種角度欣賞電影,享受更多觀影樂趣,也能跟著作者一窺銀幕後的軼聞趣事。


*如對本活動有任何問題請來信啟明服務信箱,或來電 02-2708-8351#15 洽邱小姐

rate_review 評審的話

徐明瀚 2019-08-22 02:56:18

文筆流暢,論點清晰且新穎,以山石為喻說,思考階級流動中的後勤與偽裝等問題,尚屬佳作。

使用留言回覆功能,請先登入啟明會員

確定要刪除這篇評論?

點擊確認後這篇評論將會永久刪除。

喜歡這篇評論的用戶

請先登入啟明會員

點此註冊

email


lo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