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 be.”是毀滅,還是看見?

by @Maria Lin 2020-01-16 22:10:29

import_contacts
堅果殼

0 人喜歡這篇文章, 瀏覽次數 18

    「她的心跳聲遙遠、模糊,卻熟悉,像有半生沒再聽過的古老合唱。音樂術語叫行板,是一種細緻的足聲,帶領我走向真正敞開的柵門。」故事中的胎兒用旁聽者的角度,在逐漸茁壯、被禁錮在母體血肉裡過程裡,被迫聽見了骯髒的現實、母親和情夫的謊言。無法阻止一切的他,必須懷抱著這一切殘酷出生的他,注定是個悲劇,他所依附的殼,是個殺夫兇手,但是,在出生的恍惚中,聽著母親心跳的節奏,既陌生又熟悉,在準備共謀的兩人逃亡的過程,殼中的他決定「出生」的時機,是個殘酷又勇敢的決定,即使前途黯淡無光,他仍要用眼睛去確認,他所聽到的一切,以及親眼見到,他那一個擁有天真姣好的外貌,卻工於心計的母親。
     另外我認為角色刻畫得很成功,胎兒是看不見外在事物的,但是他可以從周遭人物的對話、對話中的語氣、以及胎兒的母親楚笛的感受去推估每個人所擁有的個性:父親約翰的文青式柔情,最後把他推向了絕路。叔父克勞德的好色、奸詐、從對話就可以印證此人的可憎可鄙。楚笛則是矛盾的角色,她愛過舊情人,但是厭倦了他並懷上了他的孩子,懷著身孕和新情人一起謀害他,卻也早已料到新的情人不是真的愛她,她做了一個決定—同歸於盡的決定。最有趣的地方是,雖然謀殺的兇手只有兩人,但是在命運來到的這一刻,兇手成了三個人,而這個第三人,雖然知道一切的發生卻無能為力,他在母親體內,用大量的獨白強調自己是獨立的存在、闡述了自己的立場,卻也逃不過悲劇,就像哈姆雷特一般以為完成了命運的復仇,卻是要自我毀滅的代價換來,千古謎題”To be, or not to be?”主角仍舊把自己推向了”To be.”,用各種感官去看待每件事情背後的意義,即使毀滅的滋味,是那麼的模糊不定。

使用留言回覆功能,請先登入啟明會員

確定要刪除這篇評論?

點擊確認後這篇評論將會永久刪除。

喜歡這篇評論的用戶

請先登入啟明會員

點此註冊

email


lo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