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生,抑或是死亡?

by @陳芳燁 2020-01-16 16:40:22

import_contacts
堅果殼

1 人喜歡這篇文章, 瀏覽次數 32

「天啊,要不是我做了許多噩夢,即便被關在一個堅果殼裡,我都能自命為擁有無限空間的君王。」書腰上這段文字即揭示了這本小說脫胎自哈姆雷特,即便不看書腰,僅看文案、開頭文字,不必對莎士比亞的劇作倒背如流,也能輕易猜到作者取材自哈姆雷特--這部不斷搬演、改編、翻新的王子復仇記。
然而,在堅果殼書中,這裡的敘事者(姑且稱為「胎兒」)所要做的不是揭開真相,他一開始即知道真相……但他同樣需要為了生死而糾結:是在母胎裡面,用臍帶勒死自己,不用面對未來無盡的挑戰,這個狗屎的世界;還是仍然要出生,睜眼看清他想像過無數次的、現實世界的樣貌,那些陽光、微風、黑皮諾葡萄的滋味?
關在母親的子宮(堅果殼)裡作著夢,胎兒的未來(空間)曾經可以是無限的。只可惜,胎兒終究會成長到太大,在子宮中沒有翻身空間,必須出生的一天。無限的夢境終究會醒來。在揣想之中,空間和時間都是無限的,人有各式各樣可能的發展際遇,但現實是:僅是出生的差異,就已經決定有多少可供選擇的未來,空間終究並非無限,做出選擇的時刻必定到來。
約翰做了選擇,楚笛做了選擇,克勞德做了選擇,最後,胎兒也做出了選擇--出生,粉碎母親和情夫逍遙法外的夢,將現實帶到他們眼前。從今而後,想必胎兒也會面對現實和夢想的落差而失望吧--畢竟,世界和他在母親腹中的想像截然不同,然而,這就是現實,就是成長。
伊恩・麥克尤恩在哈姆雷特的框架下,以胎兒為敘事者,敘述了一個簡單的謀殺案。簡單到荒謬,但精采。正如書名所揭示,所有人都困在堅果殼中,自命擁有無限空間,自命知道全然的真相,直到現實的噩夢逼進而清醒,看清事情無法一切順遂、如己所願,自身無力一如胎兒。甚至,或許,我們讀者其實也困在自己的堅果殼中,以君王自居--那麼,問題來了,我們要選擇出生,還是用臍帶勒死自己?
哈姆雷特發出的疑問仍然持續在迴響:To be, or not to be?

使用留言回覆功能,請先登入啟明會員

確定要刪除這篇評論?

點擊確認後這篇評論將會永久刪除。

喜歡這篇評論的用戶

請先登入啟明會員

點此註冊

email


lo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