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履不停,重新活著

by @紙箱小姐 2020-01-15 03:41:35

import_contacts
《林園水塘部》

0 人喜歡這篇文章, 瀏覽次數 36

        這是個年輕寡婦天草美雪代替過世的丈夫勝郎送鯉魚去平安京的故事,更是個年輕女性掙脫束縛,尋找幸福的故事,若黑澤明拍攝青鳥大概就會是本書吧。

        在一開始所有人就各有盤算,連來念經的僧侶都只想著回禮,比起往生者大家更在意鯉魚,對村民來說,這是魚躍龍門的鯉魚,這是攸關村莊名聲的鯉魚,但對美雪來說,則是她幸福的想像,將鯉魚送達平安京就是榮耀丈夫,這就是她的幸福,然而旅途種種卻使這樣的信念受到挑戰。 (很有意思的是,美雪離開村莊時帶的是諧音「發」的八尾魚)  

        書中對鯉魚的照料多有著墨,美雪出發前要先用自己的皮屑讓魚熟悉她,要小心翼翼不讓水搖晃,但即使這麼努力,換上山泉水後,卻依然使鯉魚躁動,這是為什麼呢?鯉魚其實並不嬌弱,美雪是這麼描述牠們的生存環境:「草川不也是在驟然大雨之後,吃進帶泥的棕色雨水,含著樹皮、青苔、豆瓣菜花、腐爛發黑卷皺的葉片,而更顯壯麗?」鯉魚的狀態也是美雪的狀態,她也是來自勤儉刻苦的貧窮人家,但她從來沒有出過遠門,照著丈夫的方式照顧鯉魚、回憶丈夫魚水之歡(插播:美雪會常常想起做愛的時候,或許是因為美雪和勝郎都是寡言的人,比起交流彼此內心的想法,肉體的記憶或許是更深刻的)就是她安定自己的皮屑,但這仍然有太多暗潮洶湧令人不安。

        當美雪來到善根宿,鯉魚不小心掉了出來,美雪以惠比壽之神祈求,世故的善根宿主人卻說惠比壽神抱過其他魚,就是沒抱鯉魚,而且又胖又聾得大聲敲打才有用,邊說邊踩踏地板,鯉魚居然起死回生了,而當晚美雪太累沒聽見房外紛擾,早上才知道海盜殺人。

        我認為這段作者想藉由善根宿主人之口講述幸福的多種樣貌,且與祈求神明,不如自己掌握命運,而美雪疲累產生的知覺遲鈍,則是想表達人對自身處境太過執著,反而難以察覺外界變化,而當美雪離開時,善根宿主人恭恭敬敬不收她錢,像是活著的客人未來還有賺錢的緣分,不能再替她打拼的下屬卻連收屍也不願意,也是特別殘酷的地方。

       後來美雪在神社被朝聖者下藥,鯉魚被偷走吃掉,也印證了善根宿主人的話,我很喜歡裡面的一段描述:「佛像半明半暗,好像佛祖憐憫地擔憂覆蓋著他那肥胖分身上的金箔,對累慘、凍僵、有時甚至骨瘦嶙峋的朝聖者來說會是一種挑釁。」美雪的所到之處只有這裡沒有災厄,只有虛假和打量,朝聖者欺騙她,叫美雪再去抓魚的住持只想敷衍她,根本不如妓院老闆(善根宿主人),或許是作者對假道學的諷刺,而美雪在這裡開始思考她的幸福是什麼?前進還是折返?真的是女性主義與哈姆雷特兼具的神奇時刻。

       美雪下了決心去賣笑以換取新魚,終於來到平安京時,卻沒有人在乎那些魚,反而是她自己從未注意到的體味,在皇宮內是如此少見地充滿生命力,是這些牆內穿著厚重禮服的人們不曾聞過的,因此當她一如既往地照顧鯉魚,將牠們放進御池時,她已經不是為了任何人,而是為了她自己,不再為任何事所羈絆,但還不夠,她的幸福不能是在平安京,而是那個雨後「不會閃閃發亮,布滿了泡沫和漩渦組成的同心圓」的草川。

       天草美雪的旅途伴隨著一連串的災難,從人為的海盜、戰爭、火災,到最後全面摧毀島江的大地震,像是在說為財、為權紛爭多麼沒有意義,因為最終天地無情、命運無常,美雪所遇見的死亡都是為了幫助她在意識上重生,我不願意用「覺醒」,因為她沒有睡著,而是去體驗那些她從來不曾遇到的事,去思考如何成為不曾想過的自己,我認為這也是結尾大鯉魚代表的的意象,另外我很喜歡讓她遇到了失去一切甚至拋棄名字的瓦礫(白馬),卻沒有陪他一起離開島江,而是讓白馬不要放逐自己,找回獨自上路的勇氣。

         讀《林園水塘部》的那天剛好感冒了,鼻涕阻塞了呼吸,渾沌了意識,是一個邊睡邊看的狀態,我在被窩裡汗濕的病體和美雪步步艱難的旅程攪和在一起,就像進入一場氤氳潮濕的夢,但或許是第三人稱的關係,即使身體狀態有利於我感受書中描寫,卻沒有太大的代入感,更像是偶然在樹林裡目睹狐狸嫁女兒,非常貼近卻更顯超現實。

使用留言回覆功能,請先登入啟明會員

確定要刪除這篇評論?

點擊確認後這篇評論將會永久刪除。

喜歡這篇評論的用戶

請先登入啟明會員

點此註冊

email


lo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