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制服〉

by @Jenny 2020-07-22 18:21:02

import_contacts
愛是來自地獄的狗

0 人喜歡這篇文章, 瀏覽次數 30

我必須忍耐
手
和滾燙的血液
亟欲反應
你針鋒相對的口氣
近乎失溫的面容
「你連這個都做不好,
還會做什麼?」

「我,還會閃你一巴掌」,我說。
大概就像你願跪在床上央求的那般
施捨你。

外頭正下著雨,
攪和周圍同事的竊笑聲。

公平對等之類的道理
老早就被新的廉價顏料
吞噬
為你的名牌
你的制服
換上全套優越感的顏色。

但褪去一身訂製制服 
和那塊黑到發亮的名牌
你終究是個凡人,

躺在床上被哪個誰吸吮的時候
靈魂同樣乾薄
空虛
從那無法被染色的虹膜
流瀉出來。

「等你脫下那身制服」,我說,「我們再好好談吧。」
然後雷聲作響。

有多久了?
制服遮掩得太自然,
導致沒人記得

你跟大家
沒有兩樣。

*在此分享詩集《愛是來自地獄的狗》中最喜歡的一首詩詩名:【我見過許多流浪漢在大橋下坐著猛灌廉價葡萄酒,眼神茫然】

S-22757378

使用留言回覆功能,請先登入啟明會員

確定要刪除這篇評論?

點擊確認後這篇評論將會永久刪除。

喜歡這篇評論的用戶

請先登入啟明會員

點此註冊

email


lo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