選我想要的,是人性

by @林楚涵 2020-01-16 18:56:08

import_contacts
堅果殼

0 人喜歡這篇文章, 瀏覽次數 33

「每種主張都相對呼應或否決著另外一種主張。就跟所有人一樣,我會選我想要的,那些適合我的東西。」
故事主角胎兒在楚迪——她的母體,也可以稱作他出世前軀體的保護者——裡的自白,我想這句話或許也貫穿了整部作品的核心。
「每種主張都相對呼應或否決著另外一種主張。就跟所有人一樣,我會選我想要的,那些適合我的東西。」
故事主角胎兒在楚迪——她的母體,也可以稱作他出世前軀體的保護者——裡的自白,我想這句話或許也貫穿了整部作品的核心。

伊恩・麥克尤恩的這部作品中每一個角色都在追求著類似的東西,可能是愛,扭曲點你也可以叫它慾望。

即便材料及雕刻師全然相同,每個角色被刻出的模體卻不一。

在共同執行策劃的謀殺案之後,楚迪與他丈夫弟弟克勞德的態度顯然不同了。

或許她想與他做出一個區隔,她還是想當一個那些所謂有些有淚的正常人,一個會在扼殺生命之後會被罪惡感包覆的好人,一個只是不小心犯了錯的普通人。

「她只是犯了錯,不是壞人,也絕不是罪犯。罪行必定是在樹林的某處,屬於別人的。說來說去就是克勞德的罪愆。他譏誚的口吻保護不了他,只會譴責他。」

把愛抽絲剝繭之後最裡層會是什麼呢?生而為人免除不了被愛或者是去愛,但是愛從來不會只是雞湯書上定義的那種廣義和無私,它從來可以是被任何東西加以修飾甚是改編或是被列在疾病手冊中其中一種病態。這些都是愛的一種選擇途徑,只是,比較不同。正如書中每個角色也以不同形式去詮釋他們自己的慾。

「那股衝動,那種作夢似的意圖,是人性的,正常的,我們應該要原諒自己。」
必須原諒自己的謀殺,因為這是正常的,是為了愛,為了至高無上的生命,為了必須被鞏固的立場。也或許只是罪惡感會把你再度逼回這個選擇。

故事中主角(一個根本還沒出生的角色)的掙扎,可以看見作者用文字把他的嚎啕跟無奈跌宕反覆發揮在每個角色的極細舉動之中,即便只是上廁所不小心多抽一張衛生紙也可以影響接下來他可能會做的決定。

然這全全是愛對人性的體現——忘掉媚俗的道德,撇開自小根深柢固的良善諄諄教誨,你還能剩下多少?
一個角色都在追求著類似的東西,可能是愛,扭曲點你也可以叫它慾望。

即便材料及雕刻師全然相同,每個角色被刻出的模體卻不一。

在共同執行策劃的謀殺案之後,楚迪與他丈夫弟弟克勞德的態度顯然不同了。

或許她想與他做出一個區隔,她還是想當一個那些所謂有些有淚的正常人,一個會在扼殺生命之後會被罪惡感包覆的好人,一個只是不小心犯了錯的普通人。

「她只是犯了錯,不是壞人,也絕不是罪犯。罪行必定是在樹林的某處,屬於別人的。說來說去就是克勞德的罪愆。他譏誚的口吻保護不了他,只會譴責他。」

把愛抽絲剝繭之後最裡層會是什麼呢?生而為人免除不了被愛或者是去愛,但是愛從來不會只是雞湯書上定義的那種廣義和無私,它從來可以是被任何東西加以修飾甚是改編或是被列在疾病手冊中其中一種病態。這些都是愛的一種選擇途徑,只是,比較不同。正如書中每個角色也以不同形式去詮釋他們自己的慾。

「那股衝動,那種作夢似的意圖,是人性的,正常的,我們應該要原諒自己。」
必須原諒自己的謀殺,因為這是正常的,是為了愛,為了至高無上的生命,為了必須被鞏固的立場。也或許只是罪惡感會把你再度逼回這個選擇。

故事中主角(一個根本還沒出生的角色)的掙扎,可以看見作者用文字把他的嚎啕跟無奈跌宕反覆發揮在每個角色的極細舉動之中,即便只是上廁所不小心多抽一張衛生紙也可以影響接下來他可能會做的決定。

然這全全是愛對人性的體現——忘掉媚俗的道德,撇開自小根深柢固的良善諄諄教誨,你還能剩下多少?

使用留言回覆功能,請先登入啟明會員

確定要刪除這篇評論?

點擊確認後這篇評論將會永久刪除。

喜歡這篇評論的用戶

請先登入啟明會員

點此註冊

email


lo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