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堅果殼》──局限於狹隘牢籠裡,觸碰不到邊際的自由靈魂

by @愁陌柳 2020-01-13 00:41:52

import_contacts
堅果殼

0 人喜歡這篇文章, 瀏覽次數 38

  這是本適合在夜裡喝著摩當卡地時,細細品嚐的書,而我卻在明亮的咖啡廳裡品著玫瑰海鹽拿鐵時與之交流,聽著它訴說著一段奇幻的旅程。它並沒有名字,甚至不算有獨立的實體,更多的時候是個意識,它是個很有趣的說書者,善用比喻與幻想,將現實與虛幻交織在一起;它是個渴求愛的靈魂,與生俱來的想親近父母,細膩而敏感,想要買醉而不得。

  作為一個聽眾,我認為這是一個曖昧又混亂的故事,它的母親楚笛曾愛過它的父親,但僅僅是曾經,在與小叔密謀殺害丈夫之前,楚笛忘卻了這件事,但在事後想起而痛苦,楚笛只是「不愛了」以及「愧疚了」罷了,說的直白一點,既要做婊子,又想立牌坊吧!

  而它的父親約翰是個可憐人,通透的可憐人,如它所說,它低估了他父親,約翰在它的故事裡,並不如它想的那般無能,甚至在最後還笑得出來。約翰愛的卑微、愛的掙扎,有如陽光裡的一抹塵埃般細微,在最後想要引起妻子的妒意卻又成全了弟弟。

  至於身為情夫的克勞德,他是真的渣,他與兄長約翰是個截然相反的對比,約翰是個沒錢而有才華的男子,那克勞德就是什麼都沒有只剩下錢的商人。我不認為克勞德有多愛楚笛,頂多把這當成一場遊戲或者爭鋒,他對哥哥的敵意不少,他看輕他、用錢砸他,或許是源自於對自己的自卑吧?

  整本書出場的人物不多,除了它,就是它父親與母親,以及母親的情人,還有一位身分不明的女詩人,愛蘿蒂的出場讓整起案件越撲朔迷離起來,像它說的「我們聽了某一種說法越多,就越不相信另外一種。」各自的立場與解讀,真相與謊言交錯,還有它的臆測,事實是什麼到底不重要,最後還是曲終人散。我們所知的事實,是它所聽到的陰謀,而它……也用它的方法復仇,先不論是巧合或是它盡了全力,這是一個悲哀的故事,對於它來說。

  我覺得最有意思的是,它作為一個非獨立的個體,卻會因為被忽視而生氣,想要被重視、有許多話想說、想要瞬間成長到能夠保護它所珍視的人事物,雖然幼稚而無助,卻也是個成熟的意識、思想上的巨人,比起它的父母,我覺得它更適合成為它所謂的「二聯性精神病的最佳例證」。

使用留言回覆功能,請先登入啟明會員

確定要刪除這篇評論?

點擊確認後這篇評論將會永久刪除。

喜歡這篇評論的用戶

請先登入啟明會員

點此註冊

email


lo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