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林園水塘部》──平安時代愛與慾的糾葛

by @愁陌柳 2020-01-14 00:38:31

import_contacts
林園水塘部

2 人喜歡這篇文章, 瀏覽次數 68

  在翻開這本書之前,我很好奇,在一位法國作家的眼裡,日本平安時代究竟是個怎麼樣的年代,而讀完這本書的我,卻有淡淡的惆悵感。書裡面的敘述,時而直白,時而隱喻,重開頭就明說了這是個剛失去丈夫的寡婦故事,不是那麼的光明面,在結尾的部分則是隱隱透著歸去與新生,是一本藉由小人物的雙眼看向世界的故事。

  寡婦美雪剛死了丈夫,她丈夫勝郎是草川最好的漁夫,負責供應給遠在京城的天皇觀賞用的鯉魚,但終日打雁終被雁啄瞎了眼,勝郎溺死在川裡,而美雪則是肩負起勝郎的任務,送鯉魚到平安京──故事是這麼開始的。

  雖然勝郎已故,但是在書裡、在美雪的心理,他未死,他化身鯉魚,陪伴著愛妻一同前往京城,美雪一路上總是回憶著勝郎如何如何,從她的口述裡,可以完全的感受到一種舉案齊眉的情景,互敬互愛的小夫妻過著小日子,不用多富有,但是他們的心靈是滿足的;另一方面,他們也是困苦的,貧窮限制了他們的想像,美雪想著富裕人家的屋子裡是雜亂的,因為她身無長物,甚至要把東西放置的混亂一點才能造成家裡有很多東西的錯覺。

  一路走來,美雪如同劉姥姥進大觀園一般,幾乎逢人便稱讚勝郎的好,是草川第一的漁夫,雖然讀著令人尷尬,但也看得出在美雪小小的世界裡,勝郎有著多麼重要的地位。

  隨著故事的進展,一個女人背著一簍的魚兒上京,會遇到的不外乎是那些事兒,可想見的艱辛,米娘也好、遊女也罷,說到底美雪認為她所走的路與勝郎是何等的相似卻又相對──一個是妓女的身分而一個是恩客的身分。在那個時代的女子是可憐的,順應時代而活的美雪認為丈夫在遙遠的路途上,偶爾地眠花宿柳是沒問題的;換到美雪身上,她卻是別無選擇,若要補足失去的魚,她只能成為一夜的遊女。雖然這一段讓我想起了幾年前蠻有名的那個過河問題,情況是有所不同,但想想,或許很多時候當下的選擇是迫於無奈。

  這夜,帶出了另外一個很重要的角色──園池司司長渡邊大人,他是個行將就木的老人,說行將就木或許過了點,但他在心態上是不年輕了。比起美雪的單純,渡邊是個複雜的人,書裡面並沒有說得太直白,他會去包一夜的遊女,但可能什麼都不做,他渴望著女子們的液體和其散發出來的味道,文中把他描述得有點……嗯,變態?要我說的話,我是認為他大概是太壓抑了,從行文裡面隱約地發現他和他的部下草壁的關係並不是那麼的單純,雖然不是很確定是單向還是雙向的,至少渡邊對草壁應該是有超過上下屬的情誼。另外一點很有意思的地方是在於情愛的描寫,不知道是不是浪漫法國人的天性──諒我看過的法國文學不多──書中在描述男女歡愛的情景非常的直白,但是在同性之間的敘述就隱晦的多了,印象中大概有幾處有隱隱的有提到,印象比較深的大約在二七九到二八零頁的地方有一段吧!這些地方不禁讓人想起日本的小姓文化,帶點耽美的味道。

  美雪在京城的時期,書裡面著重的描述則是在渡邊和天皇的調香比賽,雖然賽後讓人覺得君主專政真的是「君要人死,人不得不死」──對應著最後一段美雪返鄉後的情景,我不禁在想,島江真的是天災嗎?亦或是隱喻著天庭之怒?但無論如何,作者卻也沒有趕盡殺絕,帶點新生意味的白馬,即使碎為瓦礫,最後還是會成為白馬,而美雪擁抱著川中的黑鯉魚,或許她的丈夫從沒離開過。

  讀完這本書,總有淡淡的惆悵,往淺的方向想去,她就是一個令人感慨的故事,但往細的方向想去,每個人都有他的慾望,或許是愛、或許是情,又或是天皇想要調香的佔有慾等,書中充斥各種情感與慾望,從許多小地方可以品出,內容一絲扣一絲,每個敘述都有其意涵在,而且在作者的敘述裡,很容易地就將平安時代的畫面映入腦中,躍然於紙上。

使用留言回覆功能,請先登入啟明會員

確定要刪除這篇評論?

點擊確認後這篇評論將會永久刪除。

喜歡這篇評論的用戶

請先登入啟明會員

點此註冊

email


lo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