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氣味.生命:論《林園水塘部》

by @云云 2020-01-16 23:47:00

import_contacts
林園水塘部

0 人喜歡這篇文章, 瀏覽次數 19

《林園水塘部》中有兩個世界。

一個是天草美雪的世界,名為島江的鄉村,居民務農,日出而作、日落而息。那是個將生死交付於自然的節奏的世界,是桑椹、白蘿蔔、水芹、稻田與牛糞的世界。還有鯉魚,這個當地居民本來也不會多看兩眼的的物種,本來也是這個世界,卻成了游離至另一個世界的窗口。因為鯉魚,島江的居民才認知到在自己存活的自給自足的體系之外,還有另一個世界——另一種價值階序、充滿可能性的風景。不然的話,「在島江,一切一覽無遺,沒有未知的彼方」(頁78)。

這另一個世界即是皇室園池司長渡邊名草的世界,平安京,一國首善之地,各方世界之富麗匯聚於此。那個世界以「物」為單位,將自然區分、命名、評價、配置、品味,進而展現人之權力慾。在平安京,每一物都有自己的名字與位置,各安其份時,人可以從中獲得宰制的趣味,但只滿足於宰制就太淺薄了,因為這種趣味的真諦在於脫序的可能性——重新/另類裝配的不安感所帶來的逆向凌遲。

這也正是小說後半部登場的薰物合(皇室舉辦的薰香競賽)旨趣所在。此事之雅,並不在於一群無所事事的皇室成員聚在一起嗅聞芬芳,而是在各種氣味質地的知識基礎上,體驗排列組合的刺激。這一次,參賽者之一的園池司長將調配出各種排列組合都無法企及的新鮮感,其關鍵原料正是來自島江的農婦美雪。

小說一開始,我們得知美雪的丈夫漁夫勝郎死於意外,因此她必須承擔丈夫以往運送鯉魚至平安京寺廟的任務。在運送途中,鯉魚不幸遭竊,美雪因此得下海為妓以補足數量。她接待的第一位客人因無法忍受其氣味而不舉,不是因為它臭,而是因為它流露「某種野性的東西」(頁147),令他感到不安。這位「恩客」即是園池司長渡邊名草,美雪當時還不知到他的身份,也不知道往後的緣分。

這很容易令人想到從去年到今年在諸多影展有所斬獲的《寄生上流》,在這部電影中人體的氣味同樣是透露階級消息的關鍵。差別在於,窮人的氣味在《寄生上流》中被當作刺穿階級對立奇觀的兇器(最終證明是徒勞),在《林園水塘部》中則被權貴收編為奇觀的一部分。

年輕天皇給薰物合出了個刁難的題目:一座佈滿清晨霧氣的庭園中,一道圓拱橋跨過一條小河連接了庭園的左右側,一名女子右側庭園的霧氣中出現,迅速經過拱橋,進入左側庭園的霧氣中,而她的氣味將留在橋上。這題刁就刁在如何運用香氛呈現運動與敘事。從此到彼,一個世界到另一個世界,其實不但考題希望薰香達到的效果,且詭異地呼應了美雪的歷程。

身為參賽者的渡邊突發奇想,要美雪出席薰物合,並在輪到他焚香時漸漸接近天皇。美雪的體味即是讓渡邊脫穎而出的最後一手。那從(對皇室成員而言)另一個世界艱辛跋涉而來的氣味,未經脂粉與薰香雜染,那是,根據在有生之年細數過女人生身上孔竅的龍樹上師,「生命會自肌膚上的九個孔隙分泌、滲透並流洩出來」(頁250)。

生命。原來這就是他們要的。他們不但要,他們還要在享受過後將其毀滅。身為讀者,我們一方面慶幸美雪最終似乎逃過一劫,另一方面,是否會惘惘地惋惜她沒有像三島由紀夫筆下的金閣寺,在毀滅中達致美的最高形式呢?

使用留言回覆功能,請先登入啟明會員

確定要刪除這篇評論?

點擊確認後這篇評論將會永久刪除。

喜歡這篇評論的用戶

請先登入啟明會員

點此註冊

email


lo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