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法掌控的鳳凰之力

by @安娘威 2019-06-28 23:22:34

movie
X戰警:黑鳳凰

0 人喜歡這篇文章, 瀏覽次數 186

正如其名,電影《X戰警:黑鳳凰》呈現了擁有巨大變種人力量──鳳凰之力的琴葛雷,被力量左右意志,陷入混亂。本片的幕後製作、劇本和行銷也像是被鳳凰之力強力干擾,找尋不到一條對的方向,拍好這部電影。

《黑鳳凰》原先意圖是專為琴葛雷打造的「獨立電影」,至少最初應該是這麼規劃的,但2017年的年底傳出迪士尼將收購福斯,2019年3月20日正式合併後,這部只聚焦琴葛雷個人心境的掙扎旅程和X戰警世界中最強鳳凰之力的獨立故事,被迪士尼這麼一合併,打亂陣腳,只得重新打造故事的佈局策略,《黑鳳凰》突然被定位成數十年X戰警系列的最終章,不但如此,又被塞在漫威真正一系列階段終結的《復仇者聯盟:終局之戰》後面。《黑鳳凰》魚目混珠跟著「超級英雄終章熱潮」登上大銀幕,原本的迪士尼和福斯或許還抱持希望,看準系列養出的粉絲埋單,結果首周票房悽悽慘慘落得系列電影首周最差記錄。

《黑鳳凰》的導演兼編劇賽門金柏格(Simon Kinberg)事後訪談認命說,觀眾難以和電影《黑鳳凰》之間有所連繫,他會為票房的失敗負責;但真正要為這部作品評價與票房雙雙挫敗負上全責的,應該是福斯對系列製作規劃的失策和福斯本次最大的問題──行銷,將只是承先啟後的《黑鳳凰》獨立電影,硬是包裝成系列最終章,歷經延檔與補拍的消耗,最後仍排定在接近暑假熱門大片的檔期。事實證明,這是一步錯步步錯的悲劇宿命結局。

本片製作的規劃混亂,從電影全片呈現能一窺其二。《黑鳳凰》電影第一幕人物劇情邏輯到第二幕轉第三幕間,被硬生生扭轉,為了符合電影公司定案的最終章的期待──變種人家人般的革命情感及英雄的爽快勝利。行銷失敗則是碰上福斯被迪士尼收購,不斷有大量人事異動,賽門金柏格一些訪談也透露,電影行銷會議階段,每週參與會議的人,到了下一週都已紛紛離開。《黑鳳凰》所呈現的,其實是背後福斯行銷團隊的潰不成軍;《黑鳳凰》有潛力作為好萊塢製作和行銷一次特殊性的教材,不過這不是這篇主要內容,以上只希望澄清,在剝除好萊塢的手法後,應該讓《黑鳳凰》回到「獨立電影」的格局,稍微與其它X戰警系列區隔,再來評價這部作品,才對它顯得公允。

本作編導賽門金柏格從2006年《X戰警:最後戰役》參與劇本,陸續投入此系列製片與編劇,《黑鳳凰》是他大銀幕的首部執導作。《黑鳳凰》與其他系列不同,它像是從《未來昔日》《天啓》中擷取後自成一格,描繪在變種人群體中更未知莫測的力量,足以憾動或分裂變種人自身的立場,即是鳳凰之力。在賽門金柏格的新版《黑鳳凰》中,他一開始確實有迷人的發想,從他鋪陳琴葛雷的童年與挫折,看出他想交出商業娛樂外,也有企圖深入的探討。電影從回顧琴的幼年就表現出異於常人的力量,導致父母親車禍意外雙亡,在醫院她結識X教授查爾斯,查爾斯將琴葛雷納入他創立的變種人學校。多年後,成年的琴,和X戰警一起出任務,到外太空救援美國太空船,卻碰到太陽閃焰,琴為救所有人,吸收閃焰,反而甦醒了幼時的感覺,逐漸失控,與原有隊友衝突。她變成一種威脅,攻擊隊友,也成為被政府介入隔離的目標。

《黑鳳凰》電影上映後,各方評論解讀,把琴葛雷對鳳凰之力的失控,直接套入情緒的問題、童年心理的創傷、青少年的叛逆,像是連連看做出連結,但與賽門金柏格原在劇本中似將黑化的鳳凰之力指涉精神疾病的未知性,存在很大的差異。賽門金柏格這部作品的劇本結構,前三之二其實有幾分接近尤沃金提爾(Joachim Trier)《魔女席瑪》對「非理性」與「理性」的敘述──女性與無法控制的力量被歸類為非理性的危險存在;男性與秩序的建立,則被歸入為理性,這也和法國傅柯的《瘋癲與文明》研究人類文明如何在歷史中逐漸將不可理解的未知概念,如死亡、麻瘋病、瘋癲、精神疾病,劃入非理性的範疇,給予其放逐,隔離在文明理性之外的經驗。賽門金柏格原是有機會編導一部兼具商業和藝術性的片子,以超英片開啟展新的對話,但結果他沒有抵達那個位置,力不從心的他跌跌撞撞選了最保守的操作,拐了彎切入一條迎合「最終章」的道路。電影故事中,琴葛雷從小就深受內在無法控制的腦中負面聲音(幻聽)、無法被馴化的慾望所影響。電影第一幕確立琴葛雷為一種非理性的存在,她的非理性展現在她向前座駕駛的母親要求更換收音機的音樂,琴無法壓抑轉動收音機的慾望,為她週遭的世界帶來毀滅性。一段親子開車出遊,幼年的琴難以控制她的慾望和她聽到的聲音,及兩者無法控制後挫折的憤怒,釀成意外,導致父母遇上災難的車禍,琴最後被迫接受父母親死亡的惡果(劇情後面揭示父親未死,但遺棄琴)。

過去也一再重演,成年的琴在鳳凰之力的附身下,返回她不受控、被聲音干擾、不再相信他人的一面,攝影鏡頭在第二幕更聚焦角色的臉部表情,強調人物間的糾結,立場的相左,周圍人的驚慌失措、社會的排斥、政府武力的介入,特別是飾演琴的蘇菲透納,微妙演繹了瀕臨失控,從一開始的「感覺良好」到「無法壓抑」,多次揣摩精神疾病患者無力抵抗「聲音」的挫敗,電影更幾次在琴間歇爆發的鳳凰之力,彷彿影射了精神疾病的發作。而漢斯季默(Hans Zimmer)的配樂,替琴黑化編排的主題曲,與近期《哥吉拉II怪獸之王》不約而同選擇了散發古老感的朗誦和聲,凸顯角色原始狀態。

但《黑鳳凰》也面臨到尷尬的難題,故事主角琴無法替她的一舉一動承擔,或付上代價,這也形成影片與觀眾之間最大的障壁──琴是無辜的,即便蘇菲透納稱職傳達多個內心戲分明的糾葛,在大銀幕前被導演放置在第三者視角的觀眾,將充滿困難去認同琴的角色。一個無法為自己行為負責的主角,觀眾難以有意願感受她的感受。

和琴對立的角色是X教授查爾斯,過往X戰警系列,X教授一直被視為代表人類與變種人之間的重要橋梁,有能力連結雙方共通點的神奇「膠水」,但在《黑鳳凰》中,X教授在過去系列營造的既定印象和新的印象之間徘徊,查爾斯彷彿站在一邊寫著「同理」另一邊寫著「理性」的平衡木上,端看編導要他往哪裡走。太空船事件揭露查爾斯傾向理性的文明世界,他曾為幼時琴的心靈建立心牆,給予秩序化;查爾斯期望變種人能迎合主流社會,他不僅為X戰警打造制服,還讓變種人冒死拯救一般人的性命,都是為了服膺社會的規訓,使變種人符合理性社會,被接受。查爾斯害怕變種人中任何一位發生的「錯誤」,將違背社會對他們的期待,影響所有變種人不被社會接納。此處,變種人的概念除了系列中的隱喻,被社會歧視、排除的族群,在本作中更貼近社會排除的「非理性」概念,也更指向現實「精神疾病患者」生存於社會的困境。任一人突發的失控和傷害,可能引爆社會對他們潛藏的恐懼,加深原有的不信任。有趣是鏡頭表現上,《阿凡達》、《絕地7騎士》的攝影指導莫洛費奧利(Mauro Fiore),其中一幕也呼應查爾斯代表的理性與秩序,運用顛倒的影像轉正一景,來暗示查爾斯這個角色。

《黑鳳凰》也有缺一不可的動作場景。魔形女瑞雯的死亡,是劇情工具的一個手段,除了深化琴的無法被理解或容納,更引出萬磁王,一個對文明反叛的領導者現身,而萬磁王在《黑鳳凰》中最大的作用,已經在出場時就達成,他比電影中任何一個角色,都來的具有魅力,觀眾也對他更容易投入情感。潔西卡雀絲坦飾演的外星人也扮演劇情的催化,爭奪鳳凰之力,各路人馬展開刺激的大動作場面。但賽門金柏格第一場處理的並不到位,車陣中兩方混亂交戰的快速剪輯,含混帶過,第二場列車上萬磁王與X教授結盟對外星人的反抗,才讓動作場面升溫,但兩人的共盟,也只是將過往受觀眾喜愛的劇情,來一段重溫的移花接木。導演打鬥混亂中更趁亂急轉劇情,為了後面引導出黑鳳凰的秒殺,滿足一種結局的期待。戲中查爾斯向琴的道歉,代表他承認不該以理性試圖將琴的非理性規訓,他重新正視琴的存在。《黑鳳凰》最後一場壓軸,是琴接受道歉,決定守護如同家人的變種人們,用上鳳凰之力消滅外星人。

賽門金柏格強硬創造一段高潮,用「家人」的復合取代原來非理性與理性間的衝突,包裝成感人的大結局。即便最後的黑鳳凰發威的動作場面,特效精美壯麗又酷炫,萬磁王一個轉手將火車扭成抹布狀,讓觀眾拍手叫好,然而後段人物情感、動機被編導強行扭轉的斷裂,就像《黑鳳凰》被強行灌上最終章的包裝,本作在自己原有的故事和導演強加改動的故事間分裂,生成不全然被接納,卻也捨不得摒棄、仍有一些佳句的作品。

關於 #如何欣賞電影



2019.4.3|12.8x18.8cm|384頁|啟明出版|安.霍納戴|張茂芸 譯|380元|平裝

現任《華盛頓郵報》影評人、資深影視記者安・霍納戴以七個電影製作面向,揭開各領域展現魔力的關鍵指標,橫跨經典老片與前衛當代電影,自娛樂大片到藝術電影,深入淺出帶領觀影人找到自己的方法和語言,理解其各自在生理、心理產生的效果,並進一步評論銀幕上聲與光的「好」與「壞」。

劇本、表演、美術設計、攝影、聲音與音樂、導演,每章節各六部推薦片單,小節中穿插兩至三個提問和大量例證,能輕鬆參與和反思。選片年代涵括好萊塢黃金年代一九三〇到一九五〇年,以及一九七〇年至今的電影。透過本書不僅能藉各種角度欣賞電影,享受更多觀影樂趣,也能跟著作者一窺銀幕後的軼聞趣事。

rate_review 評審的話

保溫冰 2019-08-23 04:29:13

「查案式」爬梳影片成敗的前因後果,產業資訊充足,筆調有股自信,引人入勝。

rate_review 評審的話

徐明瀚 2019-08-22 02:57:20

對影片製片背景聊若指掌,並以獨立電影的角度進行創造性的批評,值得給想對英雄電影進行評論的影迷借鏡。

使用留言回覆功能,請先登入啟明會員

確定要刪除這篇評論?

點擊確認後這篇評論將會永久刪除。

喜歡這篇評論的用戶

請先登入啟明會員

點此註冊

email


lo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