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和藝術的相貼與相斥

by @NL 2020-01-16 23:58:24

import_contacts
林園水塘部

1 人喜歡這篇文章, 瀏覽次數 56

        迪迪耶・德官的長篇小說《林園水塘部》奇異地體現了藝術無法獨立於生命之外,卻又非生命之不可或缺的假設。

        小說的故事並不複雜:丈夫勝男在捕魚中意外過世後,新寡的天草美雪必須依照慣例將亡夫生前捕捉的鯉魚送至平安靜御池,供天皇及貴人觀賞。其情節圍繞著美雪的旅途—從未出過遠門的寡婦目睹死亡的慘狀,遭遇竊盜及不懷好意的鴇母—以及時時齧咬她的,對於勝男的思念。穿插其中的,還有負責收下鯉魚的園池司司長渡邊追求美感的吹毛求疵。相比生活在社會底層,到達平安京時已『覆蓋一身的污垢以及黏泥』的美雪,渡邊卻能在平安京內悠然行動,『身上薰得香氣襲人』(158,160)。看似天差地遠的兩端,卻因天皇訂定的比賽主題—『霧中的女子』—而短暫地互相糾纏,既相貼卻又相斥(202)。 

     《林園水塘部》的情節在美雪作為渡邊調香的主角,所謂『霧中的女子』,在比賽的殿中展現她的氣味時到達高潮。  迪迪耶・德官的巧妙地運用了殿中人的耳語—『接近真實的生命』、『還有死亡』—以及評審的呼喊『有人的味道,人的味道!』展現,並也諷刺了,美學的成就來自於對生命、死亡,以及活著的描摹。 但是藝術僅能和生命相貼,卻無法相容,如同美雪並不知道自己成為了殿中談論的主題,天皇讚嘆的香氣主味。對她而言,走過僅僅是走過。除了美雪及平安京貴人之間的美感知覺不對等外,迪迪耶・德官也運用了『霧』的前後兩次被提起—

                   自從勝郎死後,年輕的美雪好似活在一團濃霧之中,隔絕了外界聲音,生活亦頓失顏色。但她有預感一上路後迷霧便會被劃破,她就會看見世界真實的模樣,看間它的高低起伏。再之後,當她遞交了她的魚隻,當牠們在御池中悠遊之時,她的生命又將再次變得扁平,這團迷霧又會再度攫住她。(27-28)

以及天皇所夢的女子『身影字右方的霧中甫現,旋即又沒入左方的霧裡』—年輕寡婦對於丈夫死亡的悲慟以及年輕天皇對於藝術的想像,表現了生命和藝術的不對等。

     即使如此,即使美學無法對於達官貴人所謂的美感有所回應,她的生命也並不因此而失色。《林園水塘部》中最動人的句段即是美雪透過敘述者之口,所訴說的生命的重量。書中屢次出現,關於肉體的相接、氣味的互相融合,以及其餘四感的感知,在在提醒讀者生命的厚度。而也是美雪對於勝郎的懷念及她的悲傷,將同樣作為藝術品的本書,加上了生命的重量。

使用留言回覆功能,請先登入啟明會員

確定要刪除這篇評論?

點擊確認後這篇評論將會永久刪除。

喜歡這篇評論的用戶

請先登入啟明會員

點此註冊

email


lo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