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雄生在平凡中

by @Isabelle 2019-07-07 21:43:31

movie
異裂

0 人喜歡這篇文章, 瀏覽次數 43

 
	從小到大就憧憬著電影中的英雄,不管是蝙蝠俠或是超人,甚至是更稚嫩時期的鹹蛋超人。在家中,常常學他們的招牌動作或是口頭禪,不過回頭看時,身邊的人何嘗不是英雄?
	【英雄是出身卑微的,導演奈許.沙馬蘭的世界觀】
	奈許.沙馬蘭為印度裔的美國導演,最著名的作品如《靈異第六感》,在全世界的票房累積超過6億美元,其他作品有《陰森林》、《水中的女人》、《破天荒》等。他像希區.考克,也會客串於自己拍攝的電影中。從他的電影中,每部都有著反轉的結局,一定要從頭看到尾才會知道真正的結局,是不能在一開始就猜到的。《驚心動魄》、《分裂》、《異裂》三部曲則是他對於英雄的詮釋,前兩部曲的演員及角色皆在《異裂》中回歸。
	先大概講述第一部《驚心動魄》的劇情,大衛.鄧恩是一位普通的保全,電影的開頭,他搭著火車要去面試,卻碰上了一樁可怕的火車脫軌事件,全車的人都罹難,唯獨他活著。有一位名叫『玻璃先生』的人邀請他,並跟他講述他的特別之處,也讓大衛慢慢正視自己的特殊能力,更讓他想起高中時期出的車禍,他為了他老婆,不再當足球員的原因,電影的最後,他救了被壞人綁架的一個家庭,這也開啟他的英雄事蹟。
睽違16年,第二部《分裂》又是導演的另一項突破,由詹姆斯.麥艾維領銜主演,他飾演一位精神分裂患者,凱文。他有20幾個人格,其中三個人格一起綁架了三位女生,說要獻祭給『野獸』,為了讓野獸能出現進行最後的進化。在這裡我不得不講演員的厲害,要呈現精神分裂者的困難,對於演員來說,是要做多少功課,花多少時間去研究,每一位的個性、小細節都得做到,口音、動作、坐姿、服裝等等。《分裂》因為如此,而有極好的迴響,更讓觀眾開始期待下一部曲的上映。最後一部曲《異裂》,三位主要角色齊聚一堂,角色用自己的力量讓世人看見他們,最後的最後,三人皆被殺害,但『三葉草』組織的陰謀也因此被揭發。
	紫色、黃色、綠色,這是三位角色於海報中分層的顏色,他們也分別穿著三件不同顏色的服裝。玻璃先生在《驚心動魄》中的第一套服裝就是紫色塑膠大衣,神秘的化身,沒人能真的了解他在想什麼;黃色是野獸的顏色,力量的代表,是最顯眼、最特別的存在;監控者的綠色則有和平的象徵,他是好人的代表,正義的存在。
  【角色重點,演員詮釋】
  每一部曲的重點角色都不一樣,就如《驚心動魄》要呈現的是監控者,大衛.鄧恩,就如電影的英文名《Unbreakable》,他是不容易受傷害的,是英雄的化身,飾演監控者的演員布魯斯.威利,對於擅長演動作戲的他,成為英雄不難,但要演出英雄心中的矛盾,這又是另一個層面了。整部電影沒有華麗的打鬥,也沒有英雄救美的橋段,反而是一直尋找自我的價值。玻璃先生是個極度容易受傷害的人,他相信有另一個極端的人存在,有人輕輕一碰就能骨折,那就必然有著一位永遠不會受傷的人。
  第二部《Split》就很明顯在重點化凱文的分裂性格,這樣的人在生活中也是極少見的,卻也是人在身心靈上最極端的突破。精神分裂的角色是很難琢磨的,我第一次認識詹姆斯.麥艾維是在一部愛情電影《真愛之吻》中,他飾演鍾情的男主角,接著就是《X戰警:第一戰》中的X教授,他的表演有著一種很輕的感覺,但卻很真摯,每個細節他都很注意,這也是為何他可以把精神分裂患者演得如此之好。這是參考過《24個比利》,一本由真實事件改編的小說,比利是真實存在的,他也跟凱文很像,自他受傷以後,就一直由其他人格出來頂替,有人替他挨打、替他上課、替他過著生活,最後形成第24個人格,相較於凱文的『野獸』,比利則是一位『老師』。『老師』替研究人員作出所有的解答,也解釋了所有人格出現的原因,再整理出比利人格分裂的原因。而這些人格都有一個共同的目的,便是保護宿主。
  最後的《Glass》,利用了伊萊亞的綽號『Mr. Glass』去取名,這是他大顯身手的時刻,這樣的結局是玻璃先生計畫好的。伊萊亞由山謬.傑克森飾演,他是位很有趣的演員,大家最熟悉的就是他常講的「Motherfucker」,這甚至已經變成他的代稱,伊萊亞的聰明、狡猾,就跟演員本身很像,他的幽默,使玻璃先生這個角色變的更鮮明。他的很多電影我都看過,像《黑色追緝令》、《飛機上有蛇》、《復仇者聯盟》、《殺手保鑣》等等,他的電影都帶著詼諧,讓人們愛上他。
三部曲都牽扯到東鐵火車事件,因為這件事的發生,三個人才能相聚,大衛在火車事件倖存,凱文的爸爸剛好在這列火車上,而這列火車的脫軌是玻璃先生去動手腳的。這三個角色看似很普通,就像身邊會遇見的人,但各個身懷絕技,這不是看表面就能看出來的。這就讓我想起身邊的一個人。
  我媽有一位擔任保安的朋友,他曾經幫明星擋過子彈、幫某黑幫老大殺過人、在潛水艇沉入海中時生還…他經歷那麼多事情,現在雖然入獄卻還活著,這些神奇的事,不是每個人都能遇到,他就讓我想到《異裂》中的大衛.鄧恩。他的異於常人,就是英雄的特徵,他不易受傷,且身懷絕技,而他也是『善』的化身,他願意捨身去幫助身邊的小人物,利用他的特長,看見壞的可能性,極力去阻止,這是現在多少人能做到的?
生活中的許多事,已經讓人們喪失相信『善良』的能力,多少人被騙過,多少人利用同情去謀利,能像監控者一樣把事情扛在身上的人已經不多;反之野獸,他是最純粹的化身,人最原始的慾望,他的出生是為了保護他的主人凱文,當有人想傷害他,他便會現身反抗。若讓三個角色用佛洛伊德的人格論去分,「野獸」是所謂的本我;「玻璃先生」是自我;而「監控者」則是超我,這三人代表著人最基礎的發展,每個人都有機會成為「野獸」或是「監控者」,往哪裡發展則得看自我的選擇。
	【三部曲的核心重點】
  『英雄』,到底是什麼?超乎常人就是英雄嗎?擁有強大力量之人,是具有可以保護我們又可以毀掉我們的能力。當我們覺得他的立場不對,大眾就會唾棄他、排斥他;站在我們這邊時,又高聲呼喊他、迎接他,那『英雄』不就又可以等同於『怪胎』嗎?在導演奈許.沙馬蘭的世界觀中,會讓我理解人是一體兩面的,結局的悲劇收尾,卻又帶我們領向不一樣的視野,『三葉草』這個組織在這個世界中就是負責剷除超能力者的,「這世界不允許超能力者存在」,這是史特普醫生講的,這也是為何必須徹底消滅他們。
  當然,電影看到這裡,我整個「哇…居然用這種陰謀論?!這根本是瞎扯淡…」的確,我也不是沒有聽過這種組織的存在,總覺得有點牽強,但組織的出現,卻更顯得三人的與眾不同,又想到是奈許.沙馬蘭的作品,這才是他會有的想法啊!三葉草組織達成他們的目的,三人都被完美掩蓋,但聰明反被聰明誤,伊萊亞早就料到,就算再努力地掩蓋,消息還是流出去,散播於網路之中。三人的摯愛坐在車站中,看著路人們紛紛拿起手機點開屏幕中的影片,他們露出欣慰的笑。
  改編下《料理鼠王》評論家的台詞,「並非誰都能成為英雄,不過偉大的英雄,卻可能來自任何角落。」

關於 #如何欣賞電影

2019.4.3|12.8x18.8cm|384頁|啟明出版|安.霍納戴|張茂芸 譯|380元|平裝

現任《華盛頓郵報》影評人、資深影視記者安・霍納戴以七個電影製作面向,揭開各領域展現魔力的關鍵指標,橫跨經典老片與前衛當代電影,自娛樂大片到藝術電影,深入淺出帶領觀影人找到自己的方法和語言,理解其各自在生理、心理產生的效果,並進一步評論銀幕上聲與光的「好」與「壞」。

劇本、表演、美術設計、攝影、聲音與音樂、導演,每章節各六部推薦片單,小節中穿插兩至三個提問和大量例證,能輕鬆參與和反思。選片年代涵括好萊塢黃金年代一九三〇到一九五〇年,以及一九七〇年至今的電影。透過本書不僅能藉各種角度欣賞電影,享受更多觀影樂趣,也能跟著作者一窺銀幕後的軼聞趣事。


*如對本活動有任何問題請來信啟明服務信箱,或來電 02-2708-8351#15 洽邱小姐

使用留言回覆功能,請先登入啟明會員

確定要刪除這篇評論?

點擊確認後這篇評論將會永久刪除。

喜歡這篇評論的用戶

請先登入啟明會員

點此註冊

email


lo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