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玩註定好的找錯遊戲吧!

by @ 2020-01-16 18:55:39

import_contacts
堅果殼

0 人喜歡這篇文章, 瀏覽次數 40

  胎兒有思想、胎兒能決定己身的命運、胎兒是上帝視角,這個故事的開場便是如此詭譎荒謬卻充滿新鮮感。全書讀來像詩像劇像自傳像小說,在對白、幻想、意識與劇情間跳躍的文字美感令人窒息,閱讀時整個人成胎兒狀囚在子宮,同步練習著「聽」,於我而言是全新的閱讀體驗。
 看到此書第九頁時,腦海浮現了菅田將暉〈まちがいさがし(中譯:找錯遊戲)〉的第一句歌詞「まちがいさがしの間違いの方に/生まれてきたような気でいたけど(中譯:找錯遊戲中錯誤的那邊/雖然覺得自己似乎誕生於此)」。胎兒(是的,一個不被在乎是男是女,也不被期待名字的受精卵)在密閉的女人下腹腔室裡,靠著幻想建立自己的黃金世界,沒有視力,只有純然的聽覺與感受(厲害的是它可以品酒,也能具體描繪母親偷情時對它的衝擊)來構成自主意識,創造出一種已知的「存在」狀態。
  關於「存在」,尼采認為「權力意志是所有的存在」(all being is will to power),把「世界」(World)視為「各種實在的整體性」(the totality of entities),即所謂「生命」(life),接著海德格以此為基礎說:「這世界是權力意志,而沒有其他;你也是這權力意志,而非其他。」。本書中的胎兒在意識生命開始的那刻,定義「我」在某個女人肚子裡上下顛倒的那刻,便是「自己並不存在之幻覺的終止」,於是「我」知道自己即將誕生的世界可能相對優勢、可能更差,但對於「那個計畫」,在「反覆修改、詮釋錯誤、洞見缺漏、嘗試自我殲滅、哀怨被動」之後必須做出選擇—「先是哀愁,再來是正義,然後是意義」。於是胎兒在墜地前完成了第一次的自我超越,展現自身的權力意志,「間違いか正解かだなんてどうでもよかった(中譯:錯誤也好,正確也罷,怎麼樣都無所謂了。)」—〈まちがいさがし〉。胎兒選擇了讓心靈自由,即便打開柵門後是掙扎以及恐懼,或者是「從來就不會是好結果」的結果,它也決定「我要走過那道大門」,脫離「堅果殼」面對命運的噩夢,也許是牢房,也許是一輩子如影隨形的罪惡感,但都無所謂了,這個世界在機巧又幼稚的人類手中,始終太過複雜又危險。
  人啊!註定在夢中輾轉,在悲憫與恐懼、幫助與反感之間傾斜,在一片混沌中不停地反覆「誕生」,在恍惚的行板間走向真正敞開的柵門。

使用留言回覆功能,請先登入啟明會員

確定要刪除這篇評論?

點擊確認後這篇評論將會永久刪除。

喜歡這篇評論的用戶

請先登入啟明會員

點此註冊

email


lock